讲座式课程之魅力:跨越学科,温故知新






















本周,通识教育中心依旧为同学们带来了诸多精彩的讲座。其中,《大学历史与文化》第五讲“抗战时期的厦门大学”邀请到潘懋元教授,重温长汀时期厦大校史的回忆,让同学们感悟到南方之强的精神力量;而《跨界·对话》第三讲“理解中医的关键角度”王彦晖教授、朱菁教授与李晓红教授跨越学科界限,就中医文化展开一场医学与人文的对话。

































2017年10月26日,厦门大学通识教育课程《大学历史与文化》第五讲“抗战时期的厦门大学——屹立于敌前的南方之强”在群贤二102举行。讲座的主讲人是中国高等教育学的奠基者、创始人——潘懋元教授。虽然是上午的讲座,依旧有不少同学提前来到教室等待讲座,更有许多老师前来观摩旁听。





















此次讲座,潘教授为同学们讲述了抗战时期厦门大学的校史。当时,因抗战原因,厦门大学将学校主体迁至福建长汀,长汀时期可以说是全校师生对厦门大学最有认同感的时期。而1941年入学厦大、亲历了厦大长汀时期的潘教授更是对这段历史有着更深刻的记忆和了解。


首先,潘教授对厦门大学的校史进行了时段分期和大致介绍,让同学们对私立时期与国立时期厦门大学的整体历史有了系统的了解。抗战时期是厦大成为国立大学后的第一个时期。在体制改革、学校搬迁和抗战时期的特殊历史环境之下,时任校长的萨本栋带领厦门大学走过了这段艰苦的历程。因此,潘教授从舍身治校的萨本栋校长切入,展开对抗战时期厦大校史的讲述。





















35岁便已成为著名物理学专家的萨本栋教授临危受命,担任厦门大学国立时期的第一任校长。在抗战形势严峻的当时,萨本栋校长在受任后以最快的速度赴任,并立即开始了迁校的工作。萨校长的艰苦办学精神是厦门大学四大精神之一,即便条件艰苦、任务繁重,萨校长依旧在许多方面亲历亲为,坚持进行基础课程的授课。潘教授忆起,当时的学生们每年至少能有两次机会见到萨本栋校长。因为当时全校近500名的学生每学期的选课单需要萨先生亲自检查签字,同时萨先生也会和每位学生进行简单的交流。在如此艰苦繁重的工作环境下,潘教授初见萨校长时,时年39岁的萨校长已经步履蹒跚,41岁时已经拄拐前行,而最后积劳成疾的萨校长年仅47岁时便因胃癌离开人世。


对于入学后的第一堂课——萨本栋校长为新生做报告,潘教授记忆犹新。在报告中,萨校长解释了迁校至长汀办学的原因。首先,在当时大部分学校迁至西南大后方的背景下,我们不能离开战区,必须让厦大成为在东南敌前地区屹立的一所不被日本控制的中国大学;其次,长汀地处山区,地势易守难攻,办学环境相对安全;再者,厦大要保证福建、江西、浙江、广东等东南数省的青年能够接受大学教育,当年潘老师便花了几近一周的时间,从广东东部的家乡徒步至龙岩,再坐班车到达厦大求学;最后,长汀地区的粮食比较充足,当年的厦大也和今天一样为学生提供免费米饭,而由于肉、鱼等营养食材紧缺,萨先生更是要求厨房每日早晨为每位学生准备一小碟黄豆以补充蛋白质。





















随后,潘教授向同学们介绍了当时的大学生活。其中,有一些我们难以想象的画面,包括因电力不足,在豆油灯下的学习生活;将历史悠久的文庙作为学校的大礼堂;遇到紧急情况时,萨校长不顾个人安危地组织学生进入防空洞,防空洞口的教室旁常常伫立着等待危急情况结束的萨校长的身影,学生们也都安然度过了敌军的多次大轰炸。然而,也有一些细节是和我们如今的校园生活十分相似的,比如成为厦大学子以及全长汀人作息标准的北极阁钟声;考试前夕,同学们争先恐后地用书本占领当时作为图书阅览室使用的嘉庚堂的自习座位……潘教授特别提到,嘉庚堂是当时同学们学习的圣地,由于教材稀缺,经常需要以小时为单位在嘉庚堂进行教材的轮流使用。同时,灯光资源亦十分紧缺,晚上7点到10点之间,嘉庚堂会用政府分配给萨校长的代步汽车上的马达进行供电,10点之后则会将电力供应转到学生宿舍。


长汀时期厦大学生的课外生活也是十分丰富的。从潘教授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当时的长汀是一个文化闭塞的古城,偶有放映队前来播放电影,更多的课外活动都是由学生们自发组织的,比如当时流行的刻制木刻、诗歌朗诵会、组织歌唱团、排练话剧等文艺活动。而每个系都会有学生自发组织系学会进行学会活动。在每周日的休息时间,同学们常常下乡进行社会服务活动。勤工俭学也是当时大多学生都会选择的重要活动,大概有半数的学生都在外兼课、兼职,有不少学生担任政府重要的行政职位,同时在外兼课的学生带动了整个长汀地区教育水平的提高。大学四年中,潘教授也都在小学和中学兼课,甚至担任教务主任。





















“抗战必胜,要为胜利后培养建国人才。”潘教授以萨本栋校长的话结束了本场讲座,并邀请到场故友、现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中宣办“台湾问题对外宣传专家咨询组”成员、国台办“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陈孔立教授上台交流,更有《萨本栋传》的作者石慧霞老师到场为同学们答疑解惑。通过讲座后的问答交流环节,同学们更加了解了有关厦门大学南方之强称号的由来、厦门大学重回厦门后的建设情况等问题,深刻认识到萨本栋校长的师长风貌和人格魅力。课后,潘教授还为同学们倾情赠送《萨本栋传》等校史书籍,让同学们在课后也能更深入地认识和学习厦大的历史与文化。





















此次讲座,潘教授虽年事已高,但依然坚持站立于讲台上,通过图文并茂的形式,将自身亲历的故事与长汀时期的厦大校史相结合,令同学们能够设身处地地体会当时的校园生活和时代精神。生活化的故事引导同学们将现在的大学生活与之进行比较,更加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学习生活。作为通识教育课程的重要一环,本场讲座更是通过校史的讲授,带领在校本科生以古鉴今,为同学们今后自身的学习发展规划提供帮助,有助于达成大学除“传道”外的“育人”目标。





























2017年10月25日晚,联兴楼多功能厅汇聚了厦门大学医学院副院长王彦晖教授、人文学院院长朱菁教授、人文学院副院长李晓红教授以及来自各院系的众多师生,就“理解中医的关键角度”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跨界对话。





































作为中医的继承人和发扬者,王彦晖教授向大家详细介绍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代表的中医文化,并从方法论、思维方式、诊察方法、治疗方法、价值导向等角度与西方医学进行了一系列比较。此外,王教授通过几张不同颜色、舌苔的舌象,分析其症状特点以及治疗方法,向大家形象直观地展示中医如何从现象得出病症信息。


稍后,朱菁教授从哲学的角度分析了西医背后的逻辑思维与理论思维,就中西医治疗方法上整体与局部的关系提出自己的看法。李晓红教授则从生活的一些小细节出发,例如如何向外国人介绍“道”、“中暑”等中医文化词汇,进一步探讨中医不同于西医量化、精确的技术标准


在讲座中,王教授明确表示,中医是一门依赖“感觉”、“经验”的艺术,就好比烹煮一碗可口的沙茶面,有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味,进而从现代化的角度出发,探讨我们应该如何继承中医,如何通过语言传播将中医发扬光大。





































整场讲座座无虚席,引起了不同学科之间的思维碰撞,使得到场听众对中医文化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也对中医的发展前途充满了信心。



































文/ 李玉婷 苏妹 


图/ 李玉婷 苏妹


后台编辑/ 陈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