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吾问 > 查看内容

吾·问|成功就在一米前

吾·问|成功就在一米前
吾·问 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本期嘉宾夏陈安曾任 ...
吾·问
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
本期嘉宾
夏陈安

曾任浙江广电集团副总编辑、浙江卫视总监

浙江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高级编辑
中国好声音 中国梦想秀 奔跑吧兄弟总操盘手
@Umbrella:

夏老师您好,现在我国的大多数综艺娱乐节目购买的几乎都是韩国美国等地的综艺节目版权,聘请国外的制作团队,您怎么看待?如今我们应当怎样更好的发展咱们国家自己的综艺王牌节目呢?
夏陈安:

我在浙江卫视比较遗憾的事情之一就是:包括浙江卫视在内,目前中国的现象级综艺节目,全都源自国外的模式。这真的很遗憾。我在中国传媒大学讲到这个环节的时候,讲了一件事情:前两年,瑞典的一个动画制作公司老总来跟我会谈关于动画片的制作,我们交流得很愉快。后来他问:“夏总,您打算什么时候推出这个我们共同研制的动画片?”我说:“能不能最迟明年?”他马上就说:“那我们没法合作,因为在我们国外,培育一个动画片起码要七年。”所以这就是一个原因。

其次,体制上也有一些原因吧,我们中国人不比别人笨,但是现象级综艺无一例外都是国外的模式引进,不仅我们电视人应该思考,中国的其他行业也存在类似状况。我跟我们中国网络视频中心团队讲:要引进借鉴做节目,并不难。但是要做出原创的大节目,那才是能让我们泪流满面的事情。

但是原创真的是长线运作的事情,原创还需要政策层面一定的支持,需要今天所说的给予“试错”机制,因为一个好的节目都要经过若干年的锤炼。像《奔跑吧兄弟》在韩国播了4年了,如果现在我们马上想出来一个类似于撕名牌的经典模式,也是很难的。这是需要时间,需要厚积薄发的。所以原创是中国人的痛,是我们电视人的痛,也是我们所有文化产业的人需要去反思和奋起直追的。

@chase-cheese:

夏老师您好,浙江卫视近年发展不错,奔跑吧兄弟播出更是火了一把,您为什么选择这时候辞职而不是继续自己的电视事业?
@阿sue:

近年来,各大卫视陆续引进韩国美国等国家的综艺节目版权,推出真人秀节目,但是除了几档节目爆红外,其他的节目大都不温不火,那么夏老师,您的团队在选择节目时会以什么为标准,又是靠什么来创新节目使得如《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等节目创下如此高的成绩的呢?
夏陈安:

我不想去做重复的事情,比如说,我出来以后也有一些平台邀请我,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已经做了25年的传统电视平台,我离开的很大原因也是想换一种思维,换一种工作生活的方式,我更感兴趣的是做互联网的视频和电影,因为这对我来说这是全新的挑战,但是又有一些经验的传承。那么你要问我做什么内容?其实好的内容都是一样的,要做到极致,做观众喜闻乐见的好的产品。为什么《中国好声音》办得特别好?一是有好的模式;二是这个节目制作的专业程度,团队的制作能力要达到专业级,很多节目就达不到专业级;三是这个节目邀请的明星、嘉宾是不是吻合这个节目。所以好的电视节目其实都是一样的,即吻合电视节目发展的规律,吻合综艺节目的规律。好是没有止尽的,就像《中国好声音》仍然需要不断地改进和创新。所以我觉得要用极致的态度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能取得成功。

我说做电影,那真的是有点班门弄斧,因为好多有名的导演我都认识。做电影是以后的事!我可能会先从做综艺电影开始。 综艺电影的概念就是把综艺节目做成电影,然后再尝试做商业电影。等到我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再去拍更好的大电影,当然,现在说这些话还为时过早!包括我今天说的原创的视频节目、大片,我也不敢说我一上手就能是完全原创,可能还是要与有关机构合作,创新、借鉴、改造,推出自己的东西,因为我觉得要务实。所以我觉得一定要脚踏实地,从小的、看得见的地方做起,包括电影。我也是这么对自己说,也许经过10年的磨练,我能够磨成一剑,将来能够再到这里,和大家说,我做到了。

@阿sue:

在受众注意力碎片化的互联网时代,传统电视行业遇到了诸多挑战,那么夏老师你是如何看到“频道已死”这种说法的?
@Daney小涵:

在如今网络和新媒体崛起的时代里,广告主们投放广告的渠道越来越多,传统的广播电视媒体势必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很多青年一代甚至基本不看电视啦。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电视节目在您看来应该如何保证自我的生存,并且尽可能多地招揽观众和广告主呢?
夏陈安:

吴晓波说过一句话:“没有传统的行业,只有传统的企业。”还有一句话叫做,“没有传统的企业,只有传统的人。”比如说长沙广电局,面对着湖南卫视这么强劲的压力,办了一个天择传媒有限公司,给一线卫视至少输送了两档电视节目;比如像浙江的湖州电视台,推了一个叫《阿秀嫂帮你忙》,他的电视台有阿秀嫂的方言节目,有电台的阿秀嫂节目,有农场的阿秀嫂,有阿秀嫂农产品,还有卖薯片、玉米棒子等等,也做出了自己品牌;再比如说杭州台的《阿六头说新闻》,用杭州方言。就像闽南语有很多歌曲,大家唱歌都比较喜欢点闽南语。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的时代,加上城市电视台,你们有想过这个问题吗?比如说过去你这个台的覆盖面就是在地方城市,但由于有了互联网+的时代,你可能插上了翅膀,不光走向全省,也可能走向全国,能够在互联网上有一席之地,我觉得是可以考虑的。所以你得在互联网+的这个大的时代背景下,去考虑一个城市电视台的谋生发展之路,否则当然是难的。所以说没有传统的企业,没有传统的电视媒体啊,只有传统思维的人。那么你如果还想像过去那样,挣点广告,那么一定很难。但是具体的建设性意见我也很难给你。但我总的感觉是应该依托互联网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即使是今天的卫视,都不得不考虑互联网的影响。

这几年来,由于广告客户的原因,现在客户就这样,收视率高但没有网络影响率、视频点击率,没有微博和朋友圈的影响力,人家广告客户就不愿投放。但反之,有网络的热烈反应,但收视率即使不算高的节目,客户依然推崇。比如像《爸爸回来了》这个节目,收视率并不是很高,但它的网络点击率破了10个亿;还有《十二道锋味》,网络影响力非常大,视频点击率第一季就破了10个亿,客户就非常追捧。所以现在的电视台已经开始转变,对年轻人90后、85后这个群体的关注远远超过了对大伯大妈的关注,这就是今天强势卫视的现状。所以我相信没有一个企业,或者是平台是没有出路的。关键还是要有创新的思维。



请上述同学发送联系方式至后台,方便领取夏陈安老师准备的神秘礼物。
下期嘉宾


王彦晖教授,中医学教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现任厦门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同时兼任教育部中医药教学指导委员会成员,福建省中医药学会理事,厦门市中医药学会副会长。


欢迎各位回复 #吾问#+问题

封面配图/罗毅

文字整理/吴艺、张颖

微信编辑/颜迎、张颖




厦门大学
通识教育中心
有 群 知 温 影 学 师 吾

闻 贤 新 故 记 思 说 问


阅读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