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温故 > 查看内容

温故 | 我的“西游记”

温故 | 我的“西游记”
版权声明本文经 厦大讲座网 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我的“西游记”主 ...

1447315710987347.jpg



版权声明


本文经 厦大讲座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



我的“西游记”


主题:我的“西游记”

主讲人:刘永华

时间:2016年3月3日



引言:

  吴承恩的《西游记》记录了唐僧师徒四人一路西行、求取真知的故事。自近代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出国求学,书写出一部部属于他们自己的“西游记”。历史系的刘永华老师就给我们讲述了他的“西游记”。


  我从2004年回到厦大后,一直没有时间回顾自己的海外生活,借此讲座的机会,刚好重温当年海外读书的经历。“西游记”指唐僧到西天取经的经历,借用此题目,是因为我去西方求学的经历,在一定意义上,与唐僧西行取经相似。我总共留学的时间实际上不足六年(麦吉尔近五年,哈佛燕京学社一年),但也有些自己的感悟,总的来说有三个层面:第一,个人经历层面,关于求学的生活点滴;第二,西方的教育制度方面;第三,对西方社会文化的整体观察。



  

  首先,我个人的求学经历真的与《西游记》的故事相似,虽然没有九九八十一难,但其中的曲折也不少。


  我87年来厦大读书,那个年代的大学氛围与现今不同,时人关注国家的政经发展,求知氛围十分浓厚,许多人渴望到西方交流学习。我在读研期间,就开始争取到海外求学。当时也有若干机会,主要是与港台的交流,我也获得了一次到香港中文大学学习的机会,但由于当时国内的政策不允许,就此作罢,此第一难。此后,我依旧不愿放弃,继续寻找交流机会,拿到了香港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依旧由于政策原因,再次作罢,此第二难。


  1995年时,我认识了美国俄勒冈大学的包筠雅教授(现任教于布朗大学),并担任其助手,在她的帮助下,我申请了俄勒冈大学并被成功录取,但这次因为两次申请签证都未通过,最终只好无奈放弃,此第三难。后来,在丁荷生老师的帮助下,我拿到麦吉尔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最终于1999年成功前往加拿大求学。从92年左右申请中文大学到99年赴加留学,前后经过了七八年的奋斗。



  其次,美国的教育制度及研究生的培养方式与中国不一样。


  大学教育最重要的是要了解什么是“大学之道”。 大学的职能到底是什么?大学要培养的是专精于一事的技术型专家还是见识广博,有可能出大师的人才?前者可能精通某一问题的解决之道,但却难以为全人类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因为前者教育出来的是工具型人才,不注重广博的知识结构和批判思维的培养。西方教育比较重视通识教育。何炳棣先生说中国大学培养的博士多半是“专家”,一辈子只会做某种专题的研究,而美国大学培养的博士,一生能做几个不同的专题,是有一定道理的。


  美国大学培养研究生的方式有三个要点:


  一是理论方面的教育。理论课程只是个入门课,但为学习重要理论思潮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了解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重要理论和方法,但在中国史研究中,不少学者有抗拒理论的倾向;

  二是跨学科训练。北美的研究生教育,重视围绕区域进行跨学科整合,区域研究聘用来自多个学科的学者,对某一区域进行多方位的研究,我个人的研究在跨学科研究中得到很多启发;

  三是资格考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培养阶段,博士在修完所有课程后要进行一次考核,实质上是一种淘汰机制。学生选修三个领域作为考核的对象,要看大量的书籍,而且读书时必须获取其精华,不能看过就忘。这种考试的压力是很大的,但经过这种训练,学生至少对这三个领域都有较为系统的了解,他就不是所谓的“专家”,而是博览群书的人才。另一方面,资格考试对于学生能力也是一种训练:如何才能快速、高效地读完一本书,有助于论文中学术史回顾的完成。这个制度的有无是北美高校与中国教育的重大差别。


  

  最后,我们谈谈社会文化的状态。


  我对加拿大和美国的生活是片段性的认识。刚到加拿大时,我看到学校附近的修路工人在干活,我观察这些“阶级弟兄”的工作状况,发现他们干不长时间就会休息,一边抽烟,一边聊天,感觉跟他们生活比起来,中国的劳工还是比较辛苦的。在加拿大期间,我遇到过航空行业乃至学校的助教因工资待遇问题搞罢工,我觉得他们的维权意识做得非常好。另外一点就是族群文化的展现,尤其是在节庆日之时,会有不同族群组织的游行。


  人类学中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研究方法,就是“参与观察”,我们可以把留学当作参与观察的过程。前去西方留学的学生,要争取先把我们传统的思维、文化的预设放在一边,学会当地人观察世界的思维方式,这样就有可能将我们自小接受的文化预设“相对化”,从而在文化比较的框架之下,对自身文化达致更为客观的认识。如果我们固执己见,则无法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人”。所以说,留学的经历实际上是转换视野、打开眼界的过程,这个认识应该说是我在“西游”过程中取到的最有意义的“真经”。


悟语:

留学生的生活实际上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顺心如意,在异国他乡的生活,无论大小事情必须自己独立去完成。既然我们决定远渡重洋去求学,就应该做好克服重重困难的准备。但是这种生活对于自己的眼界、看问题的角度、知识的积累度甚至个人意志与能力都是大有裨益的。生有涯而学无涯,古人有云“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学习的过程永无止境,尝试不同的方法、学习不同的学科知识,看似“不务正业”,但,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文字编辑/雷鸣

图片编辑/蔡滨琪

微信编辑/赵宇琦


讲座笔札   厦大讲座 出品

微信公众号:xmulecture

网站:lecture.xmu.edu.cn

微博:@厦大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