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吾问 > 查看内容

吾·问|大学排名的异化

吾·问|大学排名的异化
吾·问 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本期嘉宾邬大光厦门 ...
吾·问
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
本期嘉宾
邬大光
厦门大学副校长
通识教育中心主任
@Umbrella 
老师您好!作为一名即将面临考研亦或是工作的大三学生,在我身边有很多人说,宁愿在现在下苦功夫考研,也不愿现在一毕业就直接面临工作,诚然面对找工作带来的压力比考研的压力略重一些,在考研与工作的路上很多人都在摇摆不定,包括我也是,您认为应该如何选择呢?

答:两难的选择:考研与就业

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都会面临着许多两难选择,考研与就业就是其中之一。面对两难选择,每个人的答案不一样,摇摆不定的人也不是少数,即使你向他人请教,最终大多数人也会把“皮球”再踢给你。我的看法很明确:如果你的家庭目前并不需要你扛在肩上,那就去考研。读书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读书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另外,你也要想清楚,为什么要考研和读研?因为这不是小孩过家家,怎么选都无所谓,它只是一个游戏而已。考研、读研和就业,是关于人生意义的问题,想清楚了再决定,决定之后就要“任性”地坚持下去。


@许小懒晖

邬校长你好,在当前形势下有很多教育机构或是人士对中国高校进行排名,不同人士给出的排名甚至有所出入,甚至有高校学生因母校排名太低而义愤填膺要状告某排名网站,那我想问教育部是否应该设定一个客观科学权威的评估标准和评估方案让社会公众和政府学校都能得到认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简单的主观的进行排名?谢谢


答:大学排名的异化
我不喜欢大学排名,更看不起做大学排名的人。经常有人与我说:厦大高等教育研究很强,你们应该搞一个大学排名。我的回答是:不想做。2000年前后,经一个校友的介绍,我访问了一个国内很早做大学排名的机构,他们告诉我,他们发布的大学排名是委托国内非常著名的一所大学的高教所做的,就是一位教授做的,给了20万。那个时候的许多大学数据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多,也没有像现在公开的程度这么高,因此,排名的科学性十分有限。我知道,通过做大学排名,有的机构或刊物“起死回生”,有的人因此“致富”。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世界上其他国家做大学排名的,几乎都是期刊或社会组织,只有在我国,做大学排名的大多数都是大学。不妨认真看一下,这些做大学排名的高校,在自己发布的排名榜中,自己的学校排名都比其它排名榜发布的排名靠前。
大学排名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首先,它确实反映了一个大学的实力,尤其是研究实力。殊不知,一所大学的实力是靠“金钱”堆起来的。2011年,我做了一个世界100强大学的当年经费统计,几乎都在10亿美元以上。再来看我国大学在世界各种排名榜上的位置,排在前50位的两所大学,2014年的经费都接近100亿或超过100亿人民币。如果厦门大学年度预算有100亿,我想很快就会进入世界200强。其次,现在的各种大学排名几乎都是科研导向,这种导向完全曲解了大学理念,在某种程度上又迎合了某些人的心理,故离正确的轨道越来越远。最后,大学的内在精神和文化是排不出来的,大学的人才培养也是无法排的,而这些是大学的根基。
至于你所说的:“有高校学生因母校排名太低而义愤填膺要状告某排名网站,教育部是否应该设定一个客观科学权威的评估标准等”,我认为大可不必。考进了一所大学,就像出生在一个家庭一样,我们的父母是无法选择的。“儿不嫌母丑”,既是古训,也是现实。另外,我国教育部不会做大学排名,他们的智商不至于那么低。
最后我想说,我国的高等教育研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只靠大学排名,这是不正常的。

@小坏鬼天不怕地不怕
我是文科生,大三上学期开学的第一周,很多老师在第一节课都会将班级里的同学分成小组。每一组的同学们自主选题,从第二次课开始上台讲述PPT,接着老师对这次作业做个点评,打个分作为平时成绩。的确,同学们费心思做这个作业时会对自己的选题有更深入的了解。但是,一学期下来,老师给我们讲课的时间很少。所以,我想问这样的自主学习对我们的专业课学习,是利大还是弊大?

答:什么是好的教学方式?
你所说的这个老师和他的教学方式,在国外称之为“team work”,这是国外大学很普遍的教学方式,在我国还是一个新鲜事物。我是在国内读的本科,没有体验过“team work”。但我知道,“team work”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且很受学生欢迎的方式。支撑它的理念很丰富:包括“不合作就死亡”,还包括“翻转课堂”等。前不久,我请了一个毕业于美国达特茅斯(美国八所常春藤大学之一)的本科生,给我的博士生讲了一下她的本科学习经历,她专门提到了“team work”,而且感到十分受益。你现在不适应,就好像一个东北人来到了南方,初来乍到,会有很多不适应,因为“team work”在国外的高中阶段也很普遍。至于这位老师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有些做法是否恰当,我还不敢说。因为这样的课,在厦大还不是很多。我希望看到更多这样的课,也希望你们与老师之间有更多的沟通,并逐步适应新的教学方式。

请上述同学发送联系方式至后台,方便领取邬大光老师准备的神秘礼物。
下期嘉宾

林红,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日本国立御茶水女子大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性别/跨性别研究,女性人类学。开设的通识教育课程《人文大讲堂·性别与社会》因其开阔的思维与独特有力的见解受到学生广泛好评。她在个人小传中说:“我质疑女主内男主外、女弱男强的天经地义,直至男女平等以及性别平等的思想和观念真正深入人心。”

欢迎各位回复 #吾问#+问题

封面配图/罗毅

文字整理/吴艺、张颖

微信编辑/颜迎、张颖




厦门大学
通识教育中心
有 群 知 温 影 学 师 吾

闻 贤 新 故 记 思 说 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