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学思 > 查看内容

学思|谁“吃垮”了厦大勤业自助餐?

学思|谁“吃垮”了厦大勤业自助餐?
版权声明本文经 传媒第一课 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为核心通识课程《媒体第一课》学生作业,如需转载请联系:厦门大学“媒体第一课” 827589714@qq.com(微信公众号:传媒第一课)。文章版权归作 ...

1447316183438755.jpg



版权声明


本文经 传媒第一课 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为核心通识课程《媒体第一课》学生作业,如需转载请联系:厦门大学“媒体第一课” 827589714@qq.com(微信公众号:传媒第一课)。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







  前些天,厦门大学又火了,这回不是爬树、爬墙,而是吃食堂。废话少说,直接看图片!


QQ截图20170219142621.png

QQ截图20170219142654.png



目前网络转载最多的是以下两篇文章:   

QQ截图20170219142731.png


   



第一篇是《海峡导报》微信公众号的标题为“逆天了!厦大推25元自助餐!扶着墙出来!秒杀各大酒店!”的文章。这是最早发布的厦大勤业自助餐的新闻报道,此篇文章发布后引发大量媒体疯狂转发,其发布时间是2月22日(勤业自助餐厅开业当天)13:25,目前这条新闻阅读量突破86万,点赞数3106个,留言600多条;


QQ截图20170219142754.png


第二篇是微信公众号“厦门微传讯”题为“厦大25元自助餐厅两天被学生吃垮,昨日紧急叫停学生用餐!”的文章,这篇文章发布于2月24日上午9:32,是此后573篇标题同为“厦大勤业餐厅被学生吃垮”的新闻报道中最早使用“吃垮”二字的文章,其阅读量已破10万。


把两篇文章结合起来,压缩成一句话新闻就是:“2月22日厦门大学勤业餐厅推出25元自助餐,超低价吸引大量学生前往用餐,但开业仅两天学生就把勤业自助餐厅吃垮,勤业自助餐厅被迫紧急对学生叫停,此后自助餐厅仅限教工用餐,厦大成为全国第一所被学生吃垮的高校”。      



事实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厦门大学通识课“媒体第一课”(任课老师:邹振东教授)学生记者团“福尔摩十”深度调查组(好长啊,接下来简称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历时一周的深度调查,将为您还原所谓的“勤业吃垮门”事件真相!



1.勤业自助餐厅是学生自助餐厅吗?

  对于勤业自助餐厅的定位,早在去年12月25日新勤业餐厅完工并开启试营业模式前,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了解到,厦大官方早在2015年12月22日就在“厦大校报”微信公众号发出题为《深度|‘新’勤业餐厅:不只是‘高颜值’(内附美食攻略!)》一文,宣布“三层为教职工就餐区”;厦大后勤官方微信公号“厦大餐饮”也在2015年12月25日的推送的《亲爱的厦大人,勤业喊你回来吃饭了》一文中明确指出“三层为教职工就餐区”。

QQ截图20170219142812.png

  2月22日厦大勤业三楼自助餐厅试营业的当天,《海峡导报》微信公众号发表《逆天了!厦大推25元自助餐!扶着墙出了!秒杀各大酒店》文章,对勤业自助餐厅的开业及当天的用餐情况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报道,并拍摄了大量当时自助餐厅的菜品图片,注意到文章结尾清晰地写有“目前自助餐厅暂时仅对校内学生、教工开放”的字样。这是传统媒体第一次出现有报道与厦大官方对勤业三楼自助餐厅定位矛盾的说法!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发现,当天勤业餐厅LED屏幕上的通知中明确写着“勤业餐厅三楼教工自助餐”的字样,在《海峡导报》的报道中也用到了这张配图,但与其文章结尾的说法“目前自助餐厅暂时仅对校内学生、教工开放”形成明显矛盾。然而,面对这样一篇出现明显错误信息的报道,厦大后勤方面非但没有发出任何声明,反而在22日当天其官方微信公号“厦大餐饮”对此文进行了全文转载,截止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发稿时,阅读量为776次。


QQ截图20170219142839.png



  2月23日18:20,厦大后勤官方微信公号“厦大餐饮”再次发出声明《温馨提示:勤业三楼自助餐厅》,重申“勤业三楼为教工自助餐厅”。


  QQ截图20170219142857.png

由此可见,勤业三楼自助餐厅始终被厦大官方设定为教工自助餐厅,仅此证据即可证明:所谓“学生吃垮勤业自助餐厅,校方害怕吃垮,被迫将勤业自助餐厅改为教工餐厅”的说法根本就不成立。


2.为什么勤业自助餐厅营业第一天允许学生进去用餐?

  既然厦大勤业三楼自助餐厅始终定位为教工自助餐厅,但为什么营业当天却允许学生进去用餐呢?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曾多次致电询问后勤集团相关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是:“后勤集团做的最全面最准确的回应就是‘央广网’的报道《厦大回应"自助食堂两天被吃垮":给学生过元宵节》。”


(2015/2/26 央广网)

  在这篇报道中,后勤集团对勤业自助餐厅营业第一天对学生敞开大门做出解释:“试营业当天,一些学生得知消息也来排队用餐,加之是元宵节,因此餐厅就敞开大门营业了。”后勤集团方面的说法后来也得到了当天去勤业自助餐厅用餐的陈同学的佐证“我是那天12点左右过去的,当天是有很多人在排队,排队的时候也没有人和我们说学生不可以进去吃,我也是后来看到相关报道才知道那是教工餐厅,而且进去之后,没有那么挤,更不用说抢,除了分蛋糕的时候大家都很激动。但是,在其他的时候,大家都还是很有秩序的。”


  第二天,看到学生吃垮勤业餐厅的报道,厦大一些教师在微信群最初表示了不满,认为学校原定的教工餐厅没有兑现。一位佘姓老师从后勤集团权威信源得到消息:勤业餐厅自助餐还是教工餐厅,只是第一天试营业,看到这么多同学在排队,于心不忍,就把学生放了进去。很多老师们听到这个解释,表示理解。


  按照后勤集团的说法,一个善意的举动,让勤业餐厅自助餐定位出现模糊,给自己带来无数的尴尬。



3.学生吃垮了勤业自助餐厅吗?

  “垮”,本义为倒塌,崩溃瓦解,遭到彻底失败。对于 “吃垮”一词,厦大经济学院李教授认为“吃垮”应该是指入不敷出,也就是亏损甚至倒闭。大量新闻媒体报道标题中的“吃垮”二字都表明了由于学生众多且食量巨大而致使自助餐厅无法正常营业,乃至被迫对学生叫停。勤业自助餐厅真的被“吃垮”了吗?


  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经过反复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学生“吃垮”勤业自助餐厅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一、厦大后勤明确表示不存在勤业自助餐被吃垮的问题。厦门大学后勤集团饮食服务中心主任江森民在接受央广网的采访时就明确表示“网上所谓的临时叫停和人数太多吃垮了的情况都不存在。”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事后找到了勤业餐厅大堂经理,他也表示“那天是元宵啊,人是很多啊,但是我们都有控啊,位置满了我们就控了就不让进了。”


  二、媒体在报道此事上用“吃垮”二字并没有进行相关调查。由于食堂方面拒绝提供最初两天的用餐人数、成本数据,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没有直接数字直接反驳“吃垮”说法。但同样可以确定的是,从最早使用“吃垮”二字的“厦门微传讯”微信公号推文《厦大25元自助餐厅两天被学生吃垮,昨日紧急叫停学生用餐》, 到此后500多篇标题同为“厦大勤业餐厅被学生吃垮”的新闻报道,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就“吃垮”的结论进行任何采访和提供任何数据。


  “吃垮”这个耸人听闻的词,就这样毫无依据地被臆造出来,得到病毒式地传播。



4.勤业自助餐厅为什么要“改为”教工自助餐厅?

  2月23日,勤业自助餐厅营业第二天就在厦大后勤微信公号“厦大餐饮”推送一文中重申“温馨提示:勤业三楼为教工自助餐厅,欢迎持教工卡刷卡(25元/人)用餐;因餐厅座位有限,请同学到楼下用餐;感谢理解和配合!”


  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了解到,厦大后勤集团自始至终没有提到改回教工餐厅的说法,勤业自助餐厅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教工自助餐厅,“厦大餐饮”2月23日推文只是再次重申了自己原本的定位。所以勤业自助餐厅根本不存在“改”这件事。



5.媒体的报道核实了信息吗?

  3月11日上午,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对《海峡导报》新媒体部主任陈柱胜先生进行了电话采访。陈主任表示,最初了解到勤业三楼自助餐试营业的消息“是在朋友圈看到的”,随后便让记者去联系厦大后勤进行采访,但遭到了厦大后勤方面的拒绝。


  “当我们的记者去采访它的时候,他们(指厦大后勤)也没有接受采访,那我们就只好以一个体验者的身份去的。”“(指记者)当时在现场看到的情况是老师进去吃,学生也可以进去吃,没人阻止”。


  针对《海峡导报》微信公号2月24日推送的《很抱歉地通知你,厦大25元自助餐已经……》文章后面写到的“居然能被吃垮!吃货力量无穷大!”以及此后各大媒体在此事件的报道中所用到的“吃垮”二字,陈主任则表示:“我们反对用‘吃垮’这个词,所以我们的标题和正文中没有写,但是忽略了点赞的提醒句。吃垮的意思应该是关门,但它只是说不让学生去了,学生太多,你只能说学生太多去挤爆了,而不能说把它‘吃垮’掉。说吃垮这个词最早是“厦门微传讯”那个公众号,我们媒体号是绝对不能去说“吃垮”的。” 


  此后,当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问道:“那你们有没有和学校去核实信息,校方有没有回应的呢?”陈主任明确回答到:“这个我们没有。”


  之后,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又联系了厦门微传讯的负责人,希望采访“厦大25元自助餐厅两天被学生吃垮,昨日紧急叫停学生用餐!”这篇文章的作者或编辑。其负责人要求我们发送采访纲要,之后再回复是否可以接受采访。在得知我们想要了解“吃垮”一词从何而来,是否经过核实后,该负责人没有回复。记者再次致电后,该负责人匆忙回答“啊呀我们很忙的,今天一直在开会,以后再说。”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一夜过后,微传讯通过微信公众号回答了我们的疑问,原文如下:“你好,感谢关注。我们是厦大校友,对厦大的新闻一直比较关注,并给予正面积极的传播。但由于本篇文章中有“吃垮”字样不准确,以及没有强调“本来就是教工自助餐”这一背景,给各方带来了一些困扰,所以我们在内部也在反思本篇文章的不足之处。祝厦大95岁生日快乐!我们都爱厦大!”

QQ截图20170219143005.png

  当然,这个事件能影响如此广泛,这与门户网站等专业媒体的传播影响力分不开。那么这样一个未经核实的新闻报道,是如何通过新闻网站审核的呢?


  《厦门日报》编辑何伟民老师接受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采访时说:“各大门户网站转载厦大自助餐被‘吃垮’这篇报道时,认为自己负的责任不大,只是把它作为一个中性的新闻看待。”



6.厦大后勤集团如何回应此前的新闻报道?
纠正了错误信息吗?

  2月23日18:20,厦大后勤官方微信公号“厦大餐饮”发出声明《温馨提示:勤业三楼自助餐厅》(截止发稿前阅读量为12962),重申“勤业三楼为教工自助餐厅”,但并未对之前的有误报道做出任何说明。同时截止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发稿前,其22日转载自《海峡导报》微信公号的乌龙文章也还未删除。事件发生后,由于影响较大,很多媒体对厦大后勤集团进行了采访,《厦门日报》25号的报道提到了厦大餐饮对此事的澄清:“勤业三楼餐厅本来就是界定为教工餐厅。只向教师开放,导师可带学生进去就餐。校友可凭借校友卡,可以在勤业餐厅吃25元自助。”厦大后勤集团在2月26日7点20通过前述“央广网”的报道进行回应,但澄清事实的文章远不如“吃垮”传言传播得更快更广。此后厦大后勤集团也未再接受媒体的采访,也未在其自己的微信公号对“吃垮”进行澄清和回应。

  由此可见,厦大后勤集团虽然回应了此前的新闻报道,也纠正了错误信息,但在信息的传播上还是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在发布信息时转载了具有不实信息的报道,在面对不实报道时未能在第一时间进行有效回应,对新媒体的运用缺乏章法,舆论的应对一直被动、滞后。



7.为何观众容易轻信这些博人眼球的报道?

  从百度提供的数据来看,2月21日到2月28日期间,“自助餐”词条的热度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厦大自助餐被“吃垮”的消息正是其动力。而在2月25日之后,“吃垮门”事件的关注度迅速下降。但很多读者对厦大勤业自助餐厅的印象仍然停留在“被学生吃垮”的状态。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调查中了解到,在校师生绝大多数都明白此事的来龙去脉,勤业自助餐厅的复归定位没有引发多大争议,该事件也没有多大影响他们的生活。

QQ截图20170219143058.png

  面对“吃垮”这样一个明显站不住脚的新闻,大众是如何看待的?为什么我们会不加怀疑地进行“吐槽”?当厦大“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问这个问题时,厦大的杨同学如此回答:“大家一看这个新闻,就觉得新鲜好玩,就是带着娱乐的目的,不会考虑太多背后的真实性或者客观性。”


  “吃垮”这样充满戏剧性的标题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心理。转载新闻的门户网站和读者,都没有较真勤业自助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被“吃垮”,更遑论去关注“吃垮”的原因和过程。大部分人在看到新闻后将关注重点转向了“学校是否通过此事盈利?”“学校的政策是否合理?”,之后则更像是借题发挥,所表达的看法或观点与新闻本身并无太大关联。


  这是一个新闻最多的时代,也可能是新闻最差的时代。我们比以往更多地获得新闻,同时也更容易困惑;我们似乎更容易看见“真实”,但真相却离人们越来越远。一个最有讽刺意义的现象是:被广泛转载的海峡导报的报道中使用的勤业餐厅通知配图上显而易见的标明“教工自助餐”,而读者在忙着羡慕厦大学生的福利时,几乎没人注意到这些自相矛盾的细节。勤业吃垮门新闻烂尾也就不难理解:在这个“浅阅读”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并不关心事实的真相,他们只满足自己的好奇,只在乎自己的表达。


所以,“勤业吃垮门”真正的答案在这里

  不是厦大学生吃垮了勤业自助餐厅,而是有些“怪兽”吃垮了厦大勤业餐厅的形象!这些怪兽是:未经核实的新闻、不够专业的记者(媒体人)、未尽责任的媒体、不懂得应对舆论的食堂管理层以及缺乏媒介素养的围观者所挥霍的猎奇与狂欢。






厦门大学通识课“媒体第一课”学生记者团“福尔摩十”深度调查组:黄浩宇、陈劭甫、白亦锦、陈曦、李天宇、蒋仪、罗玉洁、田梦美、宋扬帆、张钦

指导老师:邹振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