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师说 > 查看内容

师说 l 今天,我们想聊聊这位"人文男神"

师说 l 今天,我们想聊聊这位"人文男神"
版权声明本文经 厦门大学 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王国维曾说:“凡一 ...


QQ截图20170219150016.png



版权声明


本文经 厦门大学 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





王国维曾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或许可以说,一代亦有一代之学者。才过而立之年的刘子立老师,是新一代年轻学者中的一员,我们不敢说他是否算得上“一代之学者”。
但在学生们的眼中
他是“男神”一般的存在



✦ ✦ ✦

  刘子立,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助理教授,研究生导师,201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获文学博士学位,从事中国古典文献学与先唐文学研究,讲授课程有古代文学史、文献目录与学术源流、先唐文学选讲等。










 ✦ ✦ ✦  

  当问到“您的课堂最吸引学生的是哪一方面”时,刘老师笑称:“讲课在我,听课的是你们,吸不吸引,全靠你们捧场。”刘老师讲课的风格十分口语化,风趣幽默,妙语连珠,引经据典,学生“捧场”也正因为此。

  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那些脱口而出的古文,那些生动有趣的故事,那些让人拍案叫绝的讲解,无不是老师精心备课的结果。讲好课与吸引人是一体两面的,讲课也需要技巧,刘老师认为一节课要设几个高潮,重点有两三个足矣,整堂课要有起承转合,每次课后再做细节上的调整,一门课往往要讲到两三遍的时候才能达到理想效果。

刘老师讲课有一个原则:
书上有的,尽量简略,
假定学生看过书,
在此基础上进行补充,
能够引发学生兴趣就足够了。
  
  在给大一新生上课时,刘老师尤其注重培养学生的思维方法,有意识地多选取学生中学时学过的篇目,却偏偏和中学老师讲得不一样,讲《孟子》偏不讲文辞,而讲哲思,讲乐府偏不讲现实主义精神,而讲它与音乐的关系。一个文献从多个角度去解读,立体分析,避免把文献看扁看平,这是刘老师的课堂给学生带来的最大的启迪。
  研究古代文学、文献学的学者都是没意思的老学究?那你就错了。刘老师的休闲生活一定会让你有种熟悉感,
咦,这不就是我每天做的事吗?
  刘老师的阅读兴趣不仅限于专业书籍,在采访中,老师大赞王小波的《万寿寺》写得太妙,像个叙事迷宫,光怪陆离,语言的把握、结构的掌控都令人叹为观止,他还喜欢汪曾祺的文字,认为他以语言取胜,以平淡见长。


  从刘老师高大的身材不难猜出他是运动健将,没错,他是人文学院教职工篮球队的主力,有他上场的比赛总会引来许多学生围观,每周一次,他们会和学生队一起训练,互相切磋。




  爱电影,爱美剧,爱动漫,爱古典音乐,喜欢看《孤独的美食家》,动漫新番全部会看。有一次老师提起他下学期要去马来西亚分校授课,学生们都很不舍,谁想老师话锋一转,“我们聊点开心的事吧。”于是大家欢快地聊起了动漫。课堂外的刘老师俨然一副邻家大哥哥的样子,让人倍感亲切。

  “我的老师是李山,你们多不幸啊,你们的老师是我。”李山老师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老师的博士生导师。提到李山老师,刘老师满怀敬意称赞他“学问很好,格局很大,上课很好”。刘老师深受李山老师的影响,深谙为人师者对学生学术路数、为人处世、性格等各个方面影响很大,因此对待学生格外用心。据一名学生回忆,一次刘老师请他的几个学生吃饭,点菜时问大家想吃鱼还是吃肉,一个学生说吃肉吧,于是老师点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肉,以致大家三天都不想再碰一块肉。

   

  为指导学生学习,刘老师每周会办一次读书会,学生们聚在老师家中,分享读书心得,探讨困惑的问题,让阅读和思考成为一种习惯。在这样面对面的深入交流中,学生们获益良多,师生之间的感情也不断加深。平时上课时,老师也会给授课的班级建一个群,大家在群里交流讨论,共享资料。采访中刘老师曾说:“一个老师学术水平高低学生是看得出来的。”同样的,一个老师对学生是否用心,学生也心知肚明,刘老师对学生的付出不必多言,从学生对他的尊重和喜爱中便可知晓。



  似乎80后的一代人在学生时期都曾梦想成为诗人,刘老师也不例外。中学和本科时尝试过写作,写了些诗,但最终没有走上这条路,刘老师把原因归结为“诗人需要痛苦的灵魂,比如失恋,我这方面经验较少。”
如果说“诗人梦”是调侃
那“古文情”就是真真实实的了
  刘老师对古文的兴趣是从中学时就有的,“那时候课程作业多,学习很紧张,我还是会偷偷抄唐宋八大家文钞,骗父母说是语文作业。”因着这份热爱与执着,刘老师走上了学术的道路。然而老师刚上大学时,也曾和我们一样,有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解脱感,大一玩得天昏地暗,大二大三才反应过来,开始有意识地往学术方向发展。刘老师教育学生,做学问不是一蹴而就的,兴趣往往是很早产生的,有了兴趣还需要扎实的功底,要多读书,读经典,反复读。

后记:
  虽然刘老师很快就要远赴马来西亚分校,但在采访的最后老师表示,明年他回来后也许可以增开一些校选课程,比如孙子兵法,让更多的学生来感受古代文学的魅力。我们期待着刘老师的课堂带给我们更多的精彩。


厦门大学
文:蒋丽
后期:肖青松
采访:林钰琼、蒋丽
图:由刘老师及其学生提供
责任编辑:林钰琼





后台:陈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