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吾问 > 查看内容

吾·问|方翊:曲与词 流行音乐与经典音乐

吾·问|方翊:曲与词 流行音乐与经典音乐
吾·问 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本期嘉宾方翊福建省 ...
吾·问
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
本期嘉宾
方翊

福建省吉他音乐学会会长

厦门市外商投资协会物流分会会长

@Daney小涵

问:老师您好,很开心能向您提问。我本人是一名民谣爱好者,想请问您对民谣有些什么自己的理解吗。


答:您好!如果您所说的“民谣”指的是“民谣弹唱”的话,那么我很高兴我们拥有共同的爱好。我在大学时代也曾弹过民谣吉他,我想这种艺术形式很容易引起年轻人的共鸣,很多人接触吉他都是从民谣吉他开始的。


在民谣弹唱中吉他主要处于伴奏地位,但它仍然是非常重要且充满魅力的音乐组成部分。吉他的声音娓娓动听,具有很强的亲和力。弹奏吉他,就像和一位亲密的朋友促膝交谈一般自然、轻松、惬意、愉悦。将吉他的声音融进歌曲,能在很大程度上弥补歌词无法表达的感情。优秀的吉他声部的编排、演奏能和歌曲融为一体,相得益彰,成为音乐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学好民谣吉他应学习一些乐理,最好能够自己为歌曲编排伴奏。

@✎K-Night

问:我们课堂上聆听最多的是那些古典而拥有震撼人心的音乐,像贝多芬、巴赫、舒伯特等大师,而在我们平时的生活中,流行音乐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很多韵律上有美感,但有些则“快餐化”,甚至庸俗化,一“流”就过去了,影响的只是一代人,缺乏深入人心的力量。就像那种商业大片,特技炫酷,但看完了也就看完了,而经典(如《泰坦尼克号》《辛德勒的名单》等)却能存活在每个人心中,亘古流传……那么流行的价值和意义在哪里(除了消遣、商业化趋势)?以及在繁杂的当代社会,做音乐(亦如作诗,做科研……)要怎么样才能将流行变为经典,或是让经典重获新生呢?


答:“流行音乐”是一个相当笼统、宽泛的概念,除了我们经常听到的通俗歌曲之外,还有拉丁音乐、摇滚乐、校园歌曲、说唱音乐、爵士乐、乡村音乐、Hip Hop等通俗音乐。总的来说,这类音乐贴近日常生活,听众参与度高,无论是欣赏还是演唱,都不需要接受特别多的专业训练,因此拥有很大的受众。也正是因为流行音乐形式多样,从业者以及受众几乎包括社会各个阶层,他们的教育程度、社会地位、经济水平、价值观参差不齐,加上流行音乐商品属性的影响,难免会有些作品流于庸俗甚至恶俗,但是其中也有许多优秀的作品。


抛开那些庸俗、恶俗的流行音乐,也暂不考虑流行音乐的商业价值,我想流行音乐的主要价值在于,它以通俗易懂的形式,触及云云大众的现实生活、思想、感情。在某些时候,流行音乐也具有一定程度上的道德教化、社会批判和励志功能。当然,流行音乐的主要功能还在于其娱乐性,人们能够在轻松的流行音乐中放松自己,获得一种健康的娱乐,就像英国文豪约翰逊博士所说的:“音乐是世界上唯一不带罪恶的感官享受。”这句话适用于古典音乐,也适用于一般的流行音乐。


您提到在纷繁复杂的当代社会中,如何创作出传世的音乐、诗歌作品。我想,经典的艺术作品(包括音乐)之所以能历久不衰,主要原因在于它在形式和内涵上的双重价值。在音乐艺术形式上,要善于运用精妙、丰富的音乐语言,通过深刻自足的音符象征,孕育出更有生命力的作品。在内涵上,超越时空的艺术作品所关注、表现的,也必定是超越时空的人性、情感和普世价值。深刻的音乐作品,不仅是现实主义的,它也为人类创造了一个世俗生活中缺乏的理想世界,从而引导、激励人们征服生存环境中的混乱,不断净化灵魂,完善秩序。这样的作品,不仅在现实生活中可以获得广泛的共鸣,亦可亘古流传。

@可可脂

问:方老师您好!关于音乐的词与曲的关系,我基本遇到过两种看法,一种是曲没有词的话无法更好的表达情感,另一种是词会固定化死板化曲的情感,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答:我觉得要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音乐观念、不同的音乐形式中看待这个问题。


古希腊人的音乐总是同诗歌、戏剧和舞蹈紧密联系的。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对此有着明确的表述:“音乐由三种东西构成:词语、和声和节奏”。柏拉图说:“和声和节奏必须根据歌词的需要。”但是这不说明那时的音乐仅仅是文学的附属,他也曾说:“故事的色彩是音乐赋予它们的……”虽然古代也有纯器乐曲,但是纯音乐是从文艺复兴才开始得到了较大发展的。人们发现,纯音乐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其他艺术形式所不能提供的美感和思想、情感表现维度。慢慢地,纯音乐成为欧洲音乐的主要形式,而歌曲的地位则变得“卑微”起来(朗多尔弥《西方音乐史》)。


到了1854年,德国著名音乐学家汉斯立克发表了《论音乐的美》一书,书中有段著名的论述:“如果要寻求关于音乐的一般定义,这个定义能够描述音乐的本质和本性,确立音乐的界限和目的,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把自己限制在器乐上。凡器乐不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就绝不能说音乐能够做到,因为器乐才是纯粹和绝对的音乐。”他的美学观念将纯音乐的地位提到无比崇高的地位。


虽然纯音乐亦无法独善于社会、历史、文化等人文环境之外,它具有蕴含广阔的文化意涵,但是它的美,或者说“意义”则是由音乐技术“语言”决定的,这种“语言”包括旋律、节奏、力度、速度、和声、调性、织体、音色、曲式、结构等。它具有超越语言的表现力和形式美,并不需要通过歌词来表现或者强化。如果非加入歌词,反倒显得画蛇添足。即使是贝多芬著名的《合唱》交响曲,震撼我们心灵的恐怕还是音乐本身而不是席勒的“欢乐女神圣洁美丽……”。讲到这,我们是否会想起被SHE填词演唱的《莫扎特第四十交响曲》?这几位美少女几乎谋杀了这部伟大的作品!

当然,声乐作品(包括歌剧、宗教音乐等)应该区别看待,声乐作品中歌词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尤其是古典音乐中的艺术歌曲(Lied而不是Song)。艺术歌曲格调高雅、深刻,其歌词均为人类历史上最负盛名的文学家所作,如歌德、席勒、海涅等文豪的作品。而作曲者往往也都是最伟大的音乐家,如贝多芬、舒伯特、马勒、理查斯特劳斯等巨臂。这类作品,音乐极大地强化了文学的感染力,而文学也赋予音乐更深刻的含义。我们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赫尔曼•黑塞、埃森多夫的诗篇,理查•斯特劳斯的《最后四首歌》是否还能那么凄婉感人。我们同时应该注意到,由于艺术歌曲中音乐部分的独特价值,钢琴伴奏部分往往就是一首优秀的钢琴独奏曲,当这些音乐脱离歌词后,仍然具有深刻的表现力和很强的生命力,如舒伯特的《鳟鱼》(舒巴特词)、《小夜曲》(雷尔斯塔词)等。


流行歌曲由于音乐语言本身比较简单,所以歌词成了表意的主要部分。一些旋律较好的流行音乐,剥离了歌词,充其量也只能成为轻音乐作为消遣之用,并无太多内涵。


请上述同学发送联系方式至后台,方便领取方翊老师准备的小礼物。
下期嘉宾


史言,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老师,主持本学期核心通识课程《人文大讲堂·音乐的观念》,其上学期主讲的核心通识课程《文学与文化研究热点概念解析》受到同学广泛好评。他也是厦门大学第二届“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当选者和2013年第八届青年教师技能大赛特等奖获得者。


他曾任香港大学中文系本科生导师、助教及研究助理,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兼职研究员等。2011年进入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语言文学及20世纪以来东西方文艺理论研究,以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比较文学、文学批评等领域的教学与科研为主。


儒雅温和、风度翩翩、博学多才,这就是许多同学眼中的史言老师。这位被学生评为”男神“的老师上课总是幽默风趣且深入浅出,他的课也常常座无虚席。


关于文学,他说到“只有理想而没有面包,对不起亲人;只有面包没有理想,也失去了做人的意义。所以要在面包和理想间找一个平衡,正如孔子所说的那样:‘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欢迎大家发送#吾问#+您的问题 ,向嘉宾提问,问题一经采纳还有小礼物相赠哦!

文字整理/张颖

微信编辑/颜迎


长按二维码
即可关注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