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吾问 > 查看内容

吾·问丨我们倡导性别平等更要着力的是从文化制度上清楚不平等的根源 ... ... ...

吾·问丨我们倡导性别平等更要着力的是从文化制度上清楚不平等的根源 ... ... ...
吾·问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请输入文字请输入文字 ...
吾·问
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
请输入文字请输入文字请输入文请输入文字
本期嘉宾
林红

人文学院副教授

@小坏鬼天不怕地不怕

作为大学生,一般同学都有逃过一两次课的经历。但在这件事上,男生和女生之间似乎有那么一点微妙的不平等。我所在的班级男生特别少,女生29人,男生只有6人。对于逃课,一些同学和老师似乎对这几个男生更为包容一些。大家觉得男生逃课比女生正常。有个老师曾在课堂上开玩笑说,他这门课允许男生逃一次课,毕竟男生太少,如果没来很容易被看出来。这是仅仅因为男生人少,才对他们有这样的照顾,还是在大家潜意识里,女生就该比男生乖巧听话,守纪律?





答:很高兴你们这代大学生具备颇强的性别意识,不妨将它视为我国1995年在北京举办世界妇女代表大会后一直在推进的“性别意识主流化”的成就吧。尽管我不能证明上述人的潜意识里不存在“女生就该比男生乖巧听话,守纪律”的想法,但这位老师的用意或许是为了鼓励更多的男生选这门课,或许是避免因为男生少一缺席就很容易被发现而导致的实际上的不平等而做出的倾斜。我们能否试着用善意的想法去理解这类现象。因为我们倡导性别平等更要着力的是从文化制度上清除不平等的根源,营造和谐共赢的社会环境。


@阿sue

近年来,网上频频爆出 x大校花,xx女神等新闻,并随之附上海量写真与自拍照,更有甚者,这些校花的私人生活也被网络曝光。有句话叫做:“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但是脸也不能当饭吃” 那么林教授,您是如何看待这些校花现象的,您觉得作为高校校花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答:首先,我觉得女生应该有更多有意义的事可做,完全不必也不应被男权文化所左右;其次,如果一定要比,别忘了先具备作为一个公民、一个现代女性的基本素质而不仅仅是脸蛋。



@于劭炜
今年春晚播出后,网民对于女权问题的反应很强烈。一些人认为,女汉子和剩女损害了女性的权利和尊严。可是同样也有屌丝等对男性的不尊重称呼,也有对傻、胖、矮、丑的嘲笑,这些相比性别歧视造成的伤害一点也不少,却从没有人为这些群体主张。想请问您二者之间的差别是什么?



答:前者是基于性别刻板印象(女人该小巧温柔、20来岁就该嫁人等)而致的性别歧视;后者主要是对智商、身材、容貌等的身体歧视(人身攻击)。两者都损害了做人的权利和尊严,是对弱势人群的伤害。或许有人会说潘长江并不觉得受到伤害,只是我们的自作多情。我想说的是,请设身处地地站在这类人群的立场去感受一下吧。痛苦、悲伤、无奈……,直到麻木或内心自强不能或不予反抗。文明的社会是决不会因为“当事人没有异议”而容许诸如因为种族(肤色)、阶层、性别、身体(残障)、年龄等的不一样而予差别和歧视,决不会生产歧视性文化,更不允许制度上对此类现象的包容与包庇。这也是性别人类学倡导性别平等、多元和谐所力求达到的目标。


@Ο άνεμος

林老师,您觉得性别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现在有很多双性人、变性人等现象存在,社会的性别貌似不能只按传统性别来划分了,您觉得这是好的现象吗?会对社会有什么影响?




答:首先,我得先明确“性别”的概念它不是一个单向度的概念,不仅止于传统性别文化所定义的男与女两个性别,而是至少包括生理性别(sex)和社会性别(gender)这两个层面、同时包含男性、女性以及这两性之间的间性(intersex,亦称中性、双性、两性等)的多元性别。


其次,我不得不先纠错一下,双性人、变性人不是一种“现象存在”,而是一种活生生的人的存在,只不过是与你我、与通常的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类别的人的存在。如果你不知道多元性别的存在,那不是你的错,而是我们教育上存在问题。正因此,我校通识教育中心在推进“性别意识主流化”的进程中开设了“性别与社会”课程,以普及性别平等的现代理念。


第三,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不“按传统性别来划分”绝对是件好事,是大好事,是世界日趋文明的趋势所致。它使所有的人都能在阳光下生活,都享有基本的人权,去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这样的社会——“性别模糊”(去性别化)的社会,让男人不再背负沉重的压力,想哭时不能哭不敢哭;女人不再受到百般的束缚,有爱不敢说不能说;性小众(包括双性人、变性人、同志等与男女两性不一样的人群)不再悲伤无助,在暗处生存得很累很累。


最后,我猜测你是不是担心“性别不分,天下将大乱”。坦白告诉你,在我对性别的认识过程中也曾有过类似的担忧。但最终我明白了。是我们习惯了已有的东西,下意识地用我们已有的框架去衡量思考问题。于是我们会感到混乱和不顺眼。正如本月13日来《性别与社会》课堂上讲座的间性人细细老师所言:不是我们(我们的身体)有问题,而是你们的看法存在问题。我并没有比你们多一只手或眼或鼻,只是在性生理上跟你们有些不一样,但这不影响我的健康和生命。


请上述同学发送联系方式至后台,方便领取小礼物。

前两期抽中问题的非本校的同学的奖品已寄出,请注意查收。


下期嘉宾


盛嘉,现任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先后攻读 美国布朗大学硕士、美国康奈尔大学博士。主要研究方美国历史、美国社会文化史。 主持编辑《人文国际》丛刊。

欢迎各位回复 #吾问#+问题
向下期嘉宾提问!


问题整理/颜迎
吴艺

微信编辑/张颖
颜迎

图片设计/罗毅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厦门大学
通识教育中心
有 群 知 温 影 学 师 吾

闻 贤 新 故 记 思 说 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