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吾问 > 查看内容

吾·问| 本期嘉宾:陈舒华教授

吾·问| 本期嘉宾:陈舒华教授
吾·问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 ... ...
吾·问
仰慕已久的名师不再遥不可及,只要你想,只要你敢,厦大通识教育中心给你发问的平台!可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可以天马行空聊聊月色雪景。每周一位名师,为诚心发问的你答疑解惑!
请输入文字请输入文字请输入文请输入文字
本期嘉宾
陈舒华

艺术学院副院长
通识教育中心副主任

@马义:陈老师您好!我们都知道音乐有净化心灵的作用,你是钢琴专业的,请问你觉得西方音乐与中国古典音乐在给人心灵带来的冲击上有哪些异同呢?

答:好的音乐都会给人的心灵带来强大的冲击。特别奇妙的是,这样的冲击是人类共通的,不需要翻译与解释。带来的震撼能传递给不同地域、时代的人。中国音乐其实是非常多彩,传统的中国音乐植根于中国文化,就象中国美术一样更加注重写意,传达了深邃的意境,非常美好超脱。西方音乐在一个特点时间段里,更加注重艺术的形式,也许也结合了技术革命,在探寻听觉感官所能感受到的丰富、奇妙的声音世界方面建立起了完整强大的体系,留下了极其丰富多彩的音乐文献,成为人类共同的文明财富,这些音乐我们称之为西方古典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它确实取得令人震撼的成就。
@psalmodia:陈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为我们带来的《音乐的观念》课程!这门通识课为非音乐专业、但十分热爱音乐的学生(例如我)提供了进一步认识音乐的渠道,不仅使我们学习到了知识,而且使我们在欣赏音乐的过程中提高了音乐素养,丰富了我们的精神世界。也许是因为连续两个学期都选了这门课,这学期我无法在系统上选课,但我仍然每星期去旁听——上这门课真是一种享受!每次到了下课时间都很惋惜时间飞逝,只能念念不舍地离开。 真的很希望能继续徜徉在音乐的世界中, 请问陈老师,以后您还会继续开设《音乐的观念》或者类似的通识课程吗?

答:能与人一起谈论音乐是件美好的事情,实际上我也很享受与同学们一起探讨、感受音乐。相信所有参与这门课的老师们也会有同感。设立《音乐的观念》的初衷是希望有一门课能够超越一般的知识,更多地让同学们多方位、多角度地来感受音乐的魅力,了解它的内在哲理。我相信这类型的课今后会继续开下去的,我也很乐意做这样的工作。
@枫落吴江冷:
陈老师您好,我想请问您我们应该如何真正掌握音乐知识呢?通过学习音乐真的能提高修养吗?卢梭在《论科学与艺术》中言科学与艺术是伤风败俗,您怎么看?

答:我认为,真正要认识音乐,最重要的是多多地聆听音乐。掌握音乐的知识其实并不一定就能让人真正地了解音乐。看关于音乐的书无疑会让人增进音乐知识,但比起这些更为重要还是直接听音乐。修养是个复杂的问题,如果把修养定在道德层面的话,也可以说音乐与修养并不具有必然联系,虽然无数的名言告诉我们音乐会提高人的道德与修养,但是我们还会发现精通音乐与道德高尚并不能划上等号。但是音乐艺术中追求完美,追求和谐、平衡,以及激发令人振奋的创造力、想象力等这些都很难与人类美好、崇高的愿望与追求相脱离。这样看来,音乐又是所谓修养的很好写照。
卢梭的著作又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历史上与他观点相反的著作明显要多得多,所以当时他的书引起了很大震动与激烈争论。有人认为他更多斥责的是被权力所主宰了的科学、文学和艺术。有趣的是,卢梭对音乐有浓厚的兴趣。我们国人热衷、且极为熟悉的简谱,即以数字1234567来记谱的,就是卢梭发明的。他写了《音乐记谱法》,希望借此革新音乐世界,虽然并没有成功,只获得艺术院为安慰他而颁发给他一张充满赞扬措辞的奖状。如果没记错的话,他还写了几部歌剧。据记载卢梭在华伦夫人家居住的时期里,他感到非常满足和快活,华伦夫人的嗓子轻柔动人,还会弹琴,她常教卢梭唱歌。卢梭后来在音乐上不断地自学和研究,一心想在音乐方面有所创新,希望对音乐爱好者能有所启发,但效果却不佳,除了少数几个学者对他倍加赞誉外,并未产生什么大的反响,也使他很受打击。
@superwoman :陈老师您好!上学期有幸听到您做客跨界·对话的一期,至今对其中您谈到在德国留学的一个小插曲印象深刻:在那里,音乐会的听众全场都十分安静,甚至演奏家可以根据听众呼吸的变化感知自己对某一乐章作出的微调,而在中国,大家往往说“看一场音乐会”而非“听音乐会” ,有些人可能只图看个热闹。因此请问老师,对于像我一样对西方音乐感兴趣却一知半解的学生,您认为怎样才能学会更好地欣赏,并真正读懂他们的艺术?


答:你说得很好,音乐是听觉艺术。音乐家,包括作曲家(创作音乐作品)、演奏家(演绎音乐作品),听众的耳朵与心灵,甚至乐器制造者、音乐演奏场所的设计者都在一起构筑奇妙的声音世界。所以,真正用耳朵聆听音乐,无疑是了解这种艺术最为重要的方式。多听音乐,就会熟悉音乐的语言,你也就会更多地了解它。当下,类似音乐包装这些音乐带来的副产品的讨论远大于讨论音乐本身,我们理应更多地回归音乐本体,才能读懂音乐之美。

@时间的迷雾 :陈老师您好!之前有一次听您的钢琴演奏会,返场表演的特邀嘉宾是您的儿子,您弹钢琴配合着小朋友的小提琴,场面特别的温情而有趣*^_^*想问问您是否赞成“如果有条件,应该从小学一样乐器”的说法呢?如果您的孩子在练琴过程中出现厌烦情绪,您会如何处理?最后,要挑选一样乐器来学的话,有哪些需要考虑的呢?谢谢!

答:谢谢您的光临与捧场。学习一种乐器毫无疑问是了解音乐很好且有效的途径,演奏音乐的经历理应是非常美好的。所以我赞成如果有条件应该学习一件乐器。问题倒是出在如何学上,应该是通过掌握乐器来学习音乐,而非只为了弹奏技能而学习。这是当下普遍的问题,我们会弹琴的人多,可是了解音乐的人少,这就非常可惜。这也是音乐教育方面的缺失。就像如果为识字而识字,意义就有限,而通过文字带来情感、信息的交流、能够感受到伟大的文学作品时就会很不一样了。任何学习都会碰到一些困难,一般性的音乐学习除了需要基本的音乐素质外,其实并不会是件多么特别的事情。跟学习其他科目是一样的,只不过音乐学习的特定环境,使喜欢从众、喜欢热闹的小朋友容易产生厌烦的情绪,他们大多不是来源于音乐本身,主要还是需要注意音乐的学习方法与方式。

请上述同学发送联系方式至后台,方便领取陈老师演奏会的CD.



下期嘉宾

邹振东,厦门卫视创立者、厦门广电集团副总编辑,2014年9月任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时评《<超级中国>为何韩国人比中国人干得漂亮》春节期间引发百万转发浪潮。《影像的世界》是邹振东老师任厦门大学教授的开山之作。


欢迎各位回复 #吾问#+问题

向下期嘉宾提问,即有机会获得神秘礼物一份。


文字整理/吴艺、颜迎

撰稿人/一叶

图片设计/罗毅

微信编辑/张颖



厦门大学
通识教育中心
有 群 知 温 影 学 师 吾

闻 贤 新 故 记 思 说 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