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师说 > 查看内容

师·说|陈文捷:在《艺术城市美丽厦门》论坛上的演讲稿

师·说|陈文捷:在《艺术城市美丽厦门》论坛上的演讲稿
版权声明本文经 SILYATSU 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本文是陈文捷老师在 ...

0.jpg



版权声明


本文经 SILYATSU 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



本文是陈文捷老师在厦门市规划委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主办的《艺术城市美丽厦门》论坛上的演讲稿。

 

    上个礼拜,我在美国国家地理的网站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讲他在漳州的游玩心得,在把漳州各种小吃小巷点数了一遍的同时,作者也比较了漳州与厦门的异同,他是这么说的:“漳州是一座可以让人没思没想的城市,不像已经变得客套的厦门。”

    “客套”这个词很有意思,我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个词来形容一座城市。通常我们会用“好客”、“待客之道”等等来表示我们对客人的欢迎,但如果不小心把招待的事情做过头了,客人往往会说:“您客气了”,这也还好,但要是说:“您别客套了”,这就不好了。

    看到这样一个说法,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位作者说得很有道理。不但他作为一个客人有这种感觉,甚至我作为一个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20年的人,也觉得确实有很多事情我们做得有点过了,有点假了。假了就客套了,就不美丽了。

    举个例子吧。厦大一条街。

    早些年的厦大人都知道在南普陀校门前有一条“厦大一条街”。这条街上的房子都不是什么很像样的建筑,但是却很有生活情调,很可以让学习研究之余的师生找到一个放松身心的去处。就像一篇文章里写的:“一边是以恋爱而闻名的大学,另一边是以禁欲为纲领的寺庙,两者相安无事”。

 QQ截图20170215110127.png


    可是后来,我们要发展旅游,要给外来的旅游车辆找一个就近方便的停车场所,于是就拆掉了这条街上的全部建筑。这些建筑本身很不起眼,你也可以说很不像样,破破烂烂的,一座有点保护价值的建筑都没有,所以拆掉这些建筑大概谁也不会有什么内疚的。

    现在这个地方整个成了空旷的停车场了。这条街上从此再也看不到厦大师生流连的身影——这些身影本身不就是这条街上最美丽的风景吗?现在满目满耳尽是游客的喧嚣和导游的喇叭声。原本可以躲在一条街后面享受一份安静学习氛围的图书馆、教学楼现在完全暴露在外,暴露在喧嚣声中。


QQ截图20170215110148.png


    我认为,一座城市不应该去做出迎合游客却要扭曲自己的举动。这不是待客之道。是客套。

    厦门为什么会受到游客的喜爱?究竟是什么吸引那么多的游客愿意来厦门旅游?我想到曾厝垵,我就住在它的附近,以前也经常路过,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城中村,一个连一座值得一提的建筑都没有的城中村,一座几乎已经完全被到处可见的现代钢筋水泥农民自建房掩盖的城中村,今天竟然会成为全厦门最受游客喜欢的地方,仅仅一个春节黄金周,七天时间,这里就涌进了48万名游客,比名声响亮而且免费入场的南普陀多出了整整一半。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现象,非常值得我们规划、建筑和设计从业者认真思考。

 QQ截图20170215110155.png

    这样的一座曾厝垵,幸好当年没有被拆掉——昨天我还看到一则新闻,郑州最大的一个城中村开始拆迁,涉及到15万流动人口。他们应该来看看厦门,看看曾厝垵,这里今天已经成为美丽厦门——我们这个论坛的主题——的典范。它究竟美在什么地方?是美在里面的几个雕像吗?是美在里面的花坛绿化吗?是美在奇异造型的建筑吗?显然都不是,都没有。

    曾厝垵究竟美在什么地方?厦门究竟美在什么地方?我认为,厦门之所以会成为游客云集的地方,并不仅仅是因为厦门有山有海,那到处都有。有一天我在公交车上听到一位游客跟她的同伴抱怨,来厦门本来是冲着传说中的小资生活的,结果满大街都是各种什么地方都可以看得见的旅游设施,一点也没意思。

    确实是这样的。不论是这位游客口中的小资生活也好,还是厦门人的功夫茶、沙茶面、博饼,这些能够深深吸引外来游客的东西,都是存在在像原本的厦大一条街那样一种慢悠悠的小街小巷之中的。

    为了让游客能够看到南普陀,我们就把周围的房子——那些真正美好的东西——拆了,把周围的小巷——那些真正有吸引力的东西——拓宽了,然后围着这些我们认为游客会喜欢的地方建上一圈停车场包围上。这就好像杀鸡取卵、涸泽而渔。一点也不美。

    为什么要去管游客的停车问题呢?他们找不到停车的地方就不要开车来,车可以停在宾馆,可以走路坐公交车来。我经常开车出去旅游,在城市里都不开车,都是走路,“没思没想”地走路,或者坐公交车、地铁。那些不愿走路坐公交车的就别来,这些人不来,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来。

    厦门每天十几万的游客,难道还差了这几百个开车的人不成?大巴也不用管它,没有道理大巴都要开到景点面前上下客的。我到欧洲旅游,大巴都是停在老远的指定停车点,然后大家下车走路进城。

    厦门不是只有南普陀,不是只有大南校门,不是只有这些叫得出名头的建筑会吸引人。今天曾厝垵的例子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一个什么像样的建筑都没有的城中村,今天居然成了厦门游客最密集的地方。我想不明白大家都来看什么。我相信没有一个建筑师想得明白。我们做建筑的大概总会有一种错觉,游客都是来看建筑看民居看雕塑看公园的。游客不是来看啊。没有几个人是专门来看建筑的。他们不是来看建筑的,而是来感受来享受一座城市的原汁原味的生活的,这种生活很可能跟他们所生活的地方不一样,或者在他们所生活的地方体会不到,或者已经成为历史,就像昨天的郑州一样。把一条街拆了,南普陀光溜溜的暴露在众人面前,哪里还有生活的气息,哪里还有修身养性的气氛呢?

    前几年我们学院有一个毕业设计的课题是胡里山炮台附近的旅游设施改造。两个学生来找我指导,我告诉她们,千万不要把这个地方做成游客的专属地。这个海滩首先应该是厦门人的,是厦大人的,其次才是游客的。我告诉她们,你们应该想办法通过设计努力,以适当的可以让人自然接受的方式,让更多的厦大人厦门人自己愿意在课余周末或者晚上到这个地方来,而不是把这么好的一个沙滩拱手让给游客。可惜,今天的白城海滩彻彻底底是属于游客的。

 QQ截图20170215110206.png

    彻彻底底属于游客的还有轮渡码头。一条宽阔的鹭江道,把厦门人与厦门最好的一段海岸线隔绝开,只剩下成群结队扛着小红旗吹着小喇叭的导游游客。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厦门人或者在厦门读书的同学,你们去过几次轮渡海滨,有过傍晚在那里散步,吹着海风,眺望鼓浪屿的体验吗?

    前两年我的一个研究生做这个地方的设计研究,我对他的要求是,要让厦门人愿意走近海边,能够走近海边。

 QQ截图20170215110341.png

    我们设想在鹭江道的下面设计一条四车道的下穿隧道,把过境车辆引导到隧道中去,而在地面保留一条与中山路思明路差不多宽的道路,紧贴着现有的建筑曲折而行,然后在空出的海岸边修建一些三四层左右的建筑,可以是商店、旅馆、餐厅、茶室,还有各种小广场。通过这些建筑,特别是通过这些建筑所可能引发的活动,重新把厦门人吸引到这个厦门最美丽的海岸边。曾经来过厦门办讲座的扬•盖尔有一句名言:人往人处走,我非常赞成这句话。

    厦门必须是完完全全属于厦门人的,只有这样的厦门才是真正美丽的,才会吸引更多的游客,回头客。绝对不应该去迎合游客的需要做设计,尤其是城市建设。城市设计只能着眼于这座城市的居民。居民的生活才是城市的灵魂,才是城市美丽的源泉。

    再回到南普陀的这座停车场。我觉得,就算是一定要修停车场,这个一条街的位置现在主要是修了一座500个车位的地下停车场,那么,为什么不能在它的上面重新复原一条街呢?下图是我的学生做的这个地方的设计图,完全保留现有的建筑和已建成的地下停车场出入口位置,在这个基础上,恢复厦大一条街。





    建筑师不是上帝,不是大笔一勾,就可以决定一家人、一条街的人、一座城市的人的命运的。我前两天看一个同学的设计方案,她拿过来一个规划图,泉州的,规划师大笔一挥,一条大马路就从一个村庄中间穿过去了。这样的图纸我看过好多。我看了难受。我很想问做这个设计的规划师建筑师,我们就算是要把那个村子拆了,不能把人家的道路走向给留下来吗?我们不能把规划道路拐个弯去迁就一下那个地方的历史脉络吗?这样的话,将来多少年之后,这个村子的居民还可以带着自己的子孙走回到祖祖辈辈曾经居住过的大致位置,还可以怀旧一下。我们这样设计出来的城市,冷冰冰地在图纸上画出来的城市,能美吗?

    下面这两张图我特别想拿出来放在这里。第一张图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城市肌理之一。

 

    真是像《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的作者雅各布斯说的,我们的大学培养出来的建筑师设计师真是对城市危害最大的人。这样的危害,不是靠事后做几个雕像,建几座花园,种几棵树,就可以挽回的。

    幸好这不是美丽的厦门,这是天津。

    给我们这座已经很美丽的城市提一些更美丽的建议吧。

    要建立一座真正美丽的城市,本质上的问题是建筑设计和规划思想的转变。要改变现有的先规划用地,然后在用地里自顾自设计建筑的模式。要形成城市设计的观念。就像年初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所说的,城市设计才是“落实城市规划、指导建筑设计、塑造城市特色风貌的有效手段”,也是营造美丽厦门艺术厦门的真正有效手段。

    在这个意见书中,引起最大争议的就是拆墙。我是赞成拆墙的。别的不说,城市里的墙实在是太浪费土地了。

    我还是举我的学生做的设计研究的例子。厦大门口的演武路,如果把校园的围墙拆掉,把闲置的消极绿地进行充分整合,就可以把把原本单纯车辆通行的演武路变成一条两侧道路中央硬地林荫广场的“漫步街道”。它就像一座长长的街边公园,可以成为市民、学生、游客聚集、社交、共享的公共空间。如果能够这样做,我们的城市本来可以更美的。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墙?因为我们的现代建筑设计观念、规划和建筑条例包括建筑教育都鼓励建筑退界。退出来的空间不建墙围起来,难道还白给别人用不成?

    今年五月份,上海市出台《上海市街道设计导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提法,建筑设计要把关注的重心从红线内部空间转向红线以外的沿街空间,道路和规划部门要把关注对象从单纯路面向路面两侧的街道立面和街道空间整体形象转变。这是巨大的转变,更是积极的转变。

    《中央意见》中提到:要“有序实施城市修补和有机更新,解决空间秩序混乱等问题,促进建筑物、街道立面和环境更加协调、优美。”这一点是对建筑师提出的新要求。对于建筑师来说,要把与邻近建筑和街道的良好关系当做建筑设计的首要任务,努力去营造建筑所在街道的良好氛围。建筑设计不要去追求所谓的个人风格,不要把单个建筑当作艺术品,而是要把建筑所在的整条街道、整个城市当作艺术品。这件艺术品不是某一个天才灵光乍现创造出来的,而是千千万万人几百年上千年共同智慧的结晶,需要规划师们建筑师们去珍惜、去呵护。建筑师要有大的格局和眼光。

    《上海市街道设计导则》中提议,要充分利用好建筑前区。我赞成这种提议。新建建筑不要再消极退界,城市街道沿线的建筑立面不但不应该后退红线,相反,应该要紧贴红线,尽量形成街道墙,或者形成建筑环绕的城市广场,以促进城市生活良性发展。在人流密集的街道两侧,甚至要允许和鼓励建筑超越红线,建造骑楼,骑到人行道上去——而不是在人行道以外建骑楼,为行人遮阳避雨,利人利己。

    已经退界的建筑要尽可能进行改造,拆掉围墙和消极绿化,形成可以提供给人进行积极活动的建筑前区。前些天我到规划委所在的五一文化广场,广场的周围明明都是建筑,可是四周都要用绿化围起来,把广场上活动的人跟建筑隔离开。这样的广场怎能与欧洲的广场或者中国传统的广场相比呢?

 


    建筑是引发人的交流活动的发生器。城市建筑的目的不是用来提供外部观赏,也不仅仅是用来提供内部活动,更是要用来引发触发启发建筑外部的人的交流互动的。

    我建议,政府要鼓励住宅楼底层住户开放,充分利用住宅楼建筑前区用地,把那些消极的指标性概念性的绿地,变成为真正有人照料的小花园,让人与人之间互动起来,交流起来,心情舒畅起来,面容美丽起来。

    这两张照片是在我家楼下拍的,一个是公共绿地,一个是居民私人改造过的小花园,哪个更美呢?

 QQ截图20170215110808.png

    建议成立城市设计指导委员会,统筹指导城市设计的各个部门和各个方面,改变现有规划、建设、园林、道路、管理各自为阵的局面,形成城市设计的合力。城市的美并不仅仅是那些物质的因素,更主要的是人,是人的因素。我注意到《上海市街道设计导则》中,在讲到街道的作用的时候,特别配了一张居民在街边搓麻将的照片。这非常好。

 QQ截图20170215110818.png

    我以前看过一则消息,说是纽约原本有人提议禁止街头摆摊,说会影响市容。纽约市长表态说,这些街头摊点就是纽约不可分割的形象组成,要是没了这些摊点,就不是纽约了。后来英国首相访问纽约,纽约市长特地带着英国首相两人在街边摊买热狗吃。我们厦门也应该有这样的胸怀,不要城管整天出动驱除摊位。每回我经过看到这样争吵的情形都心里难受,就像电影里演的鬼子进村,这样的城市不会因此更美的。

QQ截图20170215110907.png

    最后我想说,城市不是乡村,不要在城市中追求乡村才应该有的开阔敞亮和田园风光绿化景象。城市要尽可能提高建筑覆盖率,城市发展要鼓励向内发展,填充式发展,不要盲目向外扩张。我们的城市人口密度并不高,厦门岛的人口密度大概只有巴黎的三分之二、纽约的一半。可是我们都知道中国人多,我们完全可以达到也应该达到至少是巴黎的标准。我们的城市中心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就像我刚才展现的轮渡鹭江道和厦大周围的例子。

    城市不要怕拥挤。拥挤才是城市的特点,城市的魅力。城市只有越像城市,乡村才会越像乡村。如果我们的建设模式是要把城市变成乡村,那我们不但会失去美丽的城市,也会失去美丽的乡村。

 本文转载自陈文捷老师新浪博客



后台编辑:陈茜

147585678515022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