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学思 > 查看内容

学·思|幽默的老师·浪漫的历史· 无尽的荣光 ——旁听陈文捷老师 《西方古代建筑艺术 ...

学·思|幽默的老师·浪漫的历史· 无尽的荣光 ——旁听陈文捷老师 《西方古代建筑艺术 ...
幽默的老师·浪漫的历史·无尽的荣光——旁听陈文捷老师《西方古代建筑艺术史》有感教室里的灯关掉之前,我还沉浸在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情书之中,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炽热,让人忘记了人间烟火。几乎是在一瞬间,让人意 ...

幽默的老师·浪漫的历史·无尽的荣光

——旁听陈文捷老师《西方古代建筑艺术史》有感


教室里的灯关掉之前,我还沉浸在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情书之中,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炽热,让人忘记了人间烟火。几乎是在一瞬间,让人意识到了天黑,偌大的教室,留下了格外耀眼的幕布,以及从投影仪中投向幕布的光束,接下来的近两个小时,是我之前所没有想到的,是一封情书,同样炽热,同样让人忘记人间烟火。

受惠于缘分,我来到了陈文捷老师的《西方古代建筑艺术史》课程,大概源于私人的一些古典情结,或许这样的表达并不准确,我想说的是,对于过去的迷恋,对于我不曾经历、不曾拥有之时光的迷恋,以建筑为载体,重返西方的黄金时代,这样的设定,对于我来说,本身应该就会很有趣吧,运气好的话,兴许可以经历一场《午夜巴黎》似的迷幻,那种美好,是很难言说的。

关于古埃及,驻留在我脑海中的,无非是一些符号化的碎片,金字塔、木乃伊、尼罗河、埃及法老、埃及艳后……在此之前,我能想到的无非是广袤沙漠中傲然独立的一条海带状的绿洲,受惠于尼罗河的滋润,文明孕育于此,那些碎片化的符号相互交错,搭建出天马行空的、神秘的幻境,我确实是热衷于诸如此类的“历史还原”的,我也明白,这种“还原”是缺乏细节、缺乏支撑,近乎私人的呈现。

而在陈老师的课上,似乎就是在帮我寻找这段历史的支撑,那些抹去沙尘后的细节耀眼而夺目,文明变得立体、变得鲜活。一字一句如巨石,搭建出了宏伟的金字塔,真是一段“向死而生”的文明啊!我们爬上金字塔,鸟瞰历史,似乎有了种“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感慨,这就是所谓的“上帝视角”吗?古埃及的历史VR建模般拔地而起,身临其境之感,填平了历史与现实之间的沟壑,真实而动人。借助于陈老师的讲解、谷歌地图的方位呈现、建筑实景图、平面图纸的交融,我们斗胆介入古埃及悠久而繁复的历史,也不至于迷路,如果一定要我说出那些具体的人物、地点名称,愚笨如我,实在无能为力,但那段历史实在是鲜活的,仿佛我真的去过一样,星宇般的金字塔分明就曾出现在我眼前,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它们大致的方位、间距,这样的感觉是很神奇的,甚至用“对话”来形容都差强人意,大概是一种“融入”,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那种感觉就像是我长期混迹于“八市”所构建出来的那种“上帝视角”,闭上眼的时候,我总能描绘出地图,不官方,但真切。我相信,这也是这门课程的魅力所在,让陌生“熟悉化”,当然,这种“熟悉感”总是私人的,但一旦有了历史细节的佐证,总能让那“黄金时代”在我脑海中驻留更久。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100.png

我想到《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章子怡问戏中的导演她最后是怎么死的,是“自杀”还是“他杀”?导演不知道,而她最后并没有死。“历史”似乎也是这样,充满了焦虑、杀戮、变革,可她并没有死啊,我们从中看到了辉煌,看到了美好,看到了希望!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047.png

回寝室的路上,寒风萧瑟,哪里像厦门的春天?!但大概是源于过于矫情,心中却充满“荣光、无尽的荣光”,为那辉煌仍未逝去、仍然激动人心!有趣的是,这“无尽的荣光”一说,竟然和维多利亚女王扯上了关系,一道我初中所做过的历史题,我觉得很有趣,让我那微不足道的小历史悄悄汇入历史长河,这种可爱的关联,大概也是我感慨《西方古代建筑艺术史》实在有趣的原因之一吧。

我回去查到了那道初中历史题,感谢我所有的经历,这道历史题也承载了记忆:

1851年5月1日,第一届世博会在伦敦开幕,前来剪彩的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反复使用一个词语,来表达自己的兴奋情绪:荣光、荣光、无尽的荣光。在当时能让英国女王感到“荣光”的参展产品是( )

A.蒸汽机车、水力纺纱机

B.电灯泡、电动机

C.汽车、飞机

D.电话机、内燃机


课程名称:《西方古代建筑史》

主讲:陈文捷 副教授

时间:周四晚9-10节

地点:集美二101


《学·思》栏目征稿进行中~欢迎各位同学来稿~

请将投稿发至tongshi@xmu.edu.cn



作者/人文学院 芦勇超

后台/邹思容

责编/陈茜

图片/百度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