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温故 > 查看内容

温·故|讲座笔札之《口袋妖怪-新媒体与艺术的形态变革》

温·故|讲座笔札之《口袋妖怪-新媒体与艺术的形态变革》
版权声明本文系通识教育课程《人文大讲堂·艺术的观念》讲座札记,经厦大讲座网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 ...

版权声明


本文系通识教育课程《人文大讲堂·艺术的观念》讲座札记,厦大讲座网授权发布于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微信平台。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未经授权转载的,我们将按照《微信公众平台关于抄袭行为处罚规则》进行侵权投诉。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220.png


口袋妖怪-新媒体与艺术的形态变革

时间:2017.2.27 19:00

地点:翔安校区 学武楼

主讲人:黄鸣奋教授 厦门大学中文系


-----------------------------------

        

        所谓口袋妖怪,大家应该马上会想起去年一款非常流行的手机游戏,但是我今天只是用它作为一个引子,目的是讲新媒体与艺术的形态变革。


        "口袋妖怪"可以有多种解释,诸位携带的手机就具有口袋妖怪的性质。为什么呢?它装在你的口袋里;那它为什么是妖怪呢?因为它一直都在变化。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也许你的手机又变了,又收到了哪个微信或是某人发给你的什么东西,总之它是不断改变的。


        这就使我想起了50多年前,当时我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背着一台非常沉重的无线电台,它不是口袋里的妖怪而是背上的妖怪。厦门当时是海防前线,实行严格的无线电管制,如果非法使用电台会马上被逮捕。但是我却能背着无线电台到处跑,因为我当时是厦门国防俱乐部的成员,我们当时的志向就是把自己训练成一个无线电报运动员。你们看我眼镜度数这么深,在中学时就已经一千多度了,平时我觉得很差劲,但是如果有电报这个运动,我相信自己的水平应该达到了三级运动员的水平。无线电台和手机有什么联系呢?其实我们的手机最初的含义也是无线电台,是移动的电台;至于其它功能都是后来慢慢加上来的,各种各样的功能使它变得越来越复杂,现在不管做什么似乎都离不开手机了。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239.png


        手机和艺术又是什么关系呢?我本来就住在艺术学院旁边,我家附近又有音乐又有美术又有设计,是一个非常有艺术气氛的地方;但是那里的音乐美术其实都是传统的。艺术学院只有几位老师是做新媒体的,比如很有名的xx老师,他做车展也做新媒体,但是他的新媒体和我的新媒体有点不一样——他的是材料意义上的新媒体——而我理解的新媒体则和自媒体关系更近。


        那什么是艺术形态呢?艺术形态我把它分为三类:

        1.艺术的技术形态——由科技决定的,如电视、电影、手机,它们在技术上不一样;

        2.艺术的文化形态——它包含特定的语言、讲特定的故事,包含一定的艺术;

        3.艺术的审美形态——它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


        在我们目前所处的新媒体方兴未艾的阶段,艺术形态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革,我想要以口袋妖怪作为一个引子,来和大家说九个字:超世代小精灵宝可梦,用这九个字概括这三类艺术形态的变革。




Part 1 - 追求“超世代


1.1 数据:新媒体与艺术信息限化

        我们现在处在大数据时代,数据量不断达到新的尺度,处理数据的能力也越来越强,计算机网络容量不断扩大。有很多信息若通过适当的转变,都可能成为艺术。比如屏幕上展示的几张图,它们看上去比较奇妙,是大数据艺术的一种类型。(老师展示了两张数据可视化的图——编者注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255.png


1.2 终端:新媒体与艺术载体界化

        目前的计算终端和我当时背在肩上的那台沉重的无线电台不一样,它包含着非常多当时没有的内容,不单是能接收电报或是收听语音,而且还具有非常多的功能,特别是视听功能。


        我们今天所谓的移动艺术,已经把位置作为变量整合在它当中了。去年的手游《Pokemon GO》之所以很火,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地理环境整合在游戏当中。从这个意义来说,过去的艺术是把自己收在象牙之塔里面,使自己在美术馆、博物馆等场所里面,跟现实空间区分开来;而现在的艺术正在产生一种泛化的趋势,回到物理空间、回到日常生活,所以和所谓的“日常生活审美化”有密切关系。因此在这种背景下,艺术有了许多新的题材。


        还有很多的艺术作品是和人绑定的,比如厦门大学本部是陈嘉庚先生、鲁迅先生等名人生活过的地方,这些如果通过增强现实(AR)技术,特别是移动增强现实就可以复原当时的情境。当我们走到哪里的时候,如果你愿意的话,你都能够听到他们当年的笑声、他们当年的演讲,甚至看到他们的形象。



        在西方,移动艺术家运用增强现实来进行社会批判。比如现在环保是大家的共同意识,石油公司会污染环境,用手机对准石油公司的商标时就会看到图标上面冒出黑烟来。而你直接看商标则很难联想到石油公司在带给我们燃料的同时也在制造很大的污染。还有西方的新媒体艺术家进行社会批判,比如美国发生过占领华尔街运动,当时是因为金融危机,全世界最聪明的人集中在华尔街赚全世界的钱,弄得世界经济崩溃。很多人想要表达他们的抗议,但是华尔街因为有警察把守进不去,你要是想游行需要事先批准。如果使用增强现实来表达抗议就没有这个拘束,因为我们可以把图形加在手机上面,用手机拍华尔街时就可以看到火龙在喷火,以表达人们的不满。所以增强现实和地理环境结合起来之后就成了一种新的艺术类型,叫做增强现实艺术。


1.3 智能:新媒体与艺术加工理化

        我们现在手机上已经有了很多智能程序,比如苹果Siri可以很方便地与你沟通。最近也有很多新的程序,比如前几天朋友推荐我的智能翻译程序,它的汉译英英译汉的水平已经非常高了,超过了谷歌翻译。像这类程序将来会越来越多。大家都知道去年人工智能在围棋大战中取得连胜的战绩,展示了人工智能发展的更广大的空间,这些人工智能完全可能被引入艺术领域当中,促进艺术本身的智能化。(欲了解人工智能的限度,可以阅读厦门大学周昌乐教授的著作——编者注


        艺术的智能化会是怎样的模样呢?其实是有多种可能的。去年十月到十一月间,有一部美剧叫做《西部世界》,剧中所展示的在我看来就是未来交互性娱乐的场景,同时它也是人工智能与艺术结合的一种可能性:演员由生化机器人扮演、受控于网络;这些演员和游客的互动受智能程序控制。社会发展到这个水平之后,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伦理是否允许,技术的问题只要生化技术能过关,估计困难不会特别大。


        人工智能还可以和艺术市场预测联系起来——预测电影好不好看、观众喜不喜欢、一首歌会不会流行起来等。若这样来看,人工智能就可以成为导演和制片人等人的帮手。今天,市场预测已经有了实际应用,但是还不是非常准确,虽然有一些成功的例子,但是失败的也不在少数。虽然如此,将来智能技术与人互动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以上是我讲的第一个部分——超世代。一句话总结就是:技术本身的进步就在促进艺术形态的更新




Part2 - 造就“小精灵


2.1 卖萌:新媒体与艺术语言妞化

        在移动互联时代,网络语言的出现印证了以成年人为主导的前喻文化向以青少年为主导的后喻文化的转变,其主要特点之一是卖萌。许多人撒娇装可爱,从刻意改变发音写错别字,到不分性别和年龄称人为“亲”,自称“宝宝”。如果今天我一上台就对大家说“宝宝要给大家讲讲座”,大家会有怎样的感觉呢?这种卖萌使大家的互动建立在一个新的背景下,拉近人们的距离,然后我们能够在一个年轻的氛围当中轻松地探讨一些问题。


        其实艺术语言小妞化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值得重视的一个现象,因为我们整个作品中的有关沉重主题的作品、悲剧不是很多;而喜剧、搞笑的、轻松的则非常多。前几天我看到网上一个关于历史剧——真正属于正剧,也就是带有沉重历史感的电视剧——数量的统计,它所占的比例,跟那些搞笑的、轻松的、穿越的比起来大大减少。是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活的比以前轻松?也可能是这样的。那么这是不是一种好事呢?也可能是。但反过来说,如果历史感没有了,那未必会是一种好事。


移动互联时代诞生了许多网络语言,年轻人们写的作文中如果出现大量我看不懂的词汇,我该怎么办?这是一个新的问题。


2.2 玄幻:新媒体与艺术意蕴怪化

        我跟我的一个博士生合写的一篇文章题目叫“怪物恋”,大家都知道怪物,日本动漫里怪物最多了对吧,主人公喜欢怪物甚至离不开它。过去时代的怪物是吓人的,而今天的怪物很多是可爱的。我们看怪物史莱克,那个形象我觉得是颠覆了很多民间传统的怪物形象,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厦门大学第一部恐怖片是我的研究生拍的,他描写的是发生在芙蓉隧道中的事情,其心理功能就是把女生吓得不敢从那里经过。为什么他要拍这个东西呢?他觉得很搞笑。但是在生活当中,你们有足够的镇定来对付怪物,首先你们的前提应当是不相信怪物会突然出现,然后你就可以镇定自若地对付这些很奇怪的东西。而今天的怪物已经不是吃人的那种东西了,变成了很可爱的小精灵,所以就会造成怪物恋。这是一种不一样的艺术现象。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336.png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349.png


        除了这种一般意义上的怪物之外,社会上也存在一些作品在批判意义上来谈论怪物的。比如科幻电影当中有很多讲到科学家怪人他们造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用高科技手段来装神弄鬼,这些精怪的现象还会不断地继续下去,这种逻辑就叫做消费社会的娱乐至死。娱乐至死是西方学者提出来的一个命题,意思就是说反正只要快乐就好。过去我很喜欢的科幻片现在也和玄幻合体了(PPT是漫威的英雄),加了很多装神弄鬼的内容。(此时老师的表情和语气透露着忧伤——编者注


2.3 通感:新媒体与艺术创造境化

        灵境是VR最初的翻译,VR直译是虚拟现实,它刚传入我国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汉语来翻译它,但是“虚拟现实”这个名词包含着悖论,既然是虚拟的何来现实呢?如果是现实又怎么称得上虚拟?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想了一个新词——灵境。早期的教材也有把灵境作为科学术语的。今天大家已经接受了虚拟现实这样的提法。在英语当中,虚拟现实这个名词最早不是科技界发明的,它是一个法国演员最早提出来的,虚拟可以理解为“潜在可能”,从这个角度展示了虚拟现实的可能性。


        到了我们今天,虚拟现实已经成为了逐渐普及的技术,我们厦门大学现在有好几个学院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其中比较集中的在软件学院,他们的虚拟现实实验室我去参观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虚拟现实国家重点实验室我也去参加过,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和艺术结合起来的空间。谁来做与艺术相结合的项目呢?除了软件学院之外,就是厦门大学的新闻传播学院,他们的媒体实验室现在正在琢磨怎么拍摄一部虚拟现实电影,今年关于虚拟现实电影的讨论已经有了不少人关注,有相关的刊物可以发表相关文章。


        目前VR最重要的已经不单纯是技术了,还有艺术的应用。如果虚拟现实电影真的拍成的话,跟我们通常在手机上、电视上、电影院里看的电影会有很大差别,至少除了全景画面之外,在交互性、沉浸性方面应当有非常大的突破。我们如果觉得艺术创造要做到灵境化、要来到我们身边,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和移动通信结合。这条在西方的高校里也已经做了相关的实验,比如可以通过网络将手机里收到的信号投影到墙壁上,如果你手机里的信号是三维的,那投影也可以投成三维的,就离移动虚拟现实距离更近了一步。但至今它还不是一个成熟的技术,只是展现了一种可能性。在这个背景下,有学者提出过去时代人们讲的比较多的“通感”正在变成“远程通感”。“通感”大家应该不陌生,比如“红杏枝头春意闹”的闹的感觉就是通过“通感”传递过来的。远程通感是要把感觉本身通过网络传递,比如触觉可以通过紧身衣或类似的方法手段传递过来,如果技术成熟,我们可能真的能够体会到在大海里游泳。


        关于“造就小精灵”这部分的小节,我们总的来看,小精灵带给我们的已经变成了轻快欢乐的气氛,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文化形态方面的特点。是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就没有恐惧、没有恐怖主义、没有ISIS或没有其他饥寒交迫的现象呢?不是。但是为什么艺术领域里在揭露现实、批判现实方面弱化了?这个和娱乐经济有很大关系。娱乐本身和经济结合起来以后,它就使产业成为了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那些行为艺术家他们所担负的时代使命以及他本身的批判精神要保留的话其实是需要付出更多努力的。这是我看到文化形态变革的时候产生的一种感觉。




Part3 - 编织“宝可梦


        今天我的讲座的最后一个部分是编织宝可梦。宝可梦这三个字同样提供了我们观察今天艺术形态变革的线索。


3.1 IP:新媒体与艺术内容盆化

        在我念书的时候,中国的文艺是在事业体制下运行的,事业体制的特点之一是“只算政治帐不算经济账”。大家知道曾经中国动画片有过很拔尖的作品,像大闹天宫,它是怎么拍出来的?我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去参观,他们的副厂长给我们介绍拍这部《大闹天宫》的情景,里面配的锣鼓是京剧锣鼓,是请全国最好的京剧团的敲锣鼓的人到厂里住了一个多月,专门配动画片的锣鼓。动画片里的锣鼓只是很小的一段,不是说我们今天两个小时电影全程配上锣鼓;如果你要计算成本的话,那将是不得了的高。尽管如此还是做了,而且做到了顶尖,领导很高兴。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409.png


        今天如果你到任何一个动漫公司去和他们的老总谈,那就肯定要涉及到投入和产出的问题,所以这就是产业跟事业的不同。我们国家的文化或艺术已经从以事业为主向以产业为主转变,我们已经提出文化产业要占国民经济的百分之五以上,要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在这个背景下就有很多过去事业时代看不到的情况,其中之一就是IP大大的赚钱。


        IP和创意相关,一般的物质产品是没有知识产权的,比如桌子椅子,若不是艺术化的,而是机器可以大批量复制生产的,这些是没有知识产权的。反过来,如果是有知识产权的、艺术化的椅子,那可能它的价格就和普通的完全不同了。如果是很有名的艺术家造的,放在艺术博物馆里,那肯定标价会是另外一种情况。所以今天如果在中文系需要讲艺术产业、文化产业的话,那么IP转化就是非常重要的课程,跟我们当年只是把它当成一种宣传品或是事业是绝不相同的。


        今天,在中国的文学艺术领域中,已经有一些文学艺术家他们通过IP转化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佼佼者,比如网络文学当中唐家三少的稿费一年已经超过一亿,这是以前体制内的作家不能想象的。这么高的收入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其实单靠写书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很大一方面是靠IP转化,比如改编成游戏、电影等等。是什么创造了IP转化的可能性?跟新媒体的崛起有非常大的关系。为什么过去做不到?其实有很大一条是:过去的媒体容量是有限的。比如我们国家每年书报是严格规定的,每年电影的片号也是严格规定的。超出这个量就不能进入出版社和院线,不能与读者和观众见面,所以产量有限,转化的概率也很低。后来新媒体崛起了,很多自媒体自己就可以发布内容,就可以有多种方式进行改编,于是IP就越来越值钱了。甚至还组成了专门的协会保护IP。大家可以关注一下科技知识IP的转化。


3.2 定制:新媒体与艺术形式意化

        可意化,就是符合你的意思。早期的艺术是群体的艺术,当时不论跳舞唱歌都是群体的事情,后来才慢慢变得个性化,强调艺术家的个性。再往下发展,艺术又被纳入了工业化的轨道,强调大批量生产,降低成本,保证艺术普及。今天我们又到了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可以叫做“个性化大批量生产”时代。个性化和大批量本身是矛盾的,但是通过把艺术、产品变成基因型和显型对立统一时,就有可能做到这一条。一个产品的生产最重要是开发出它的基因型,这个基因型可以派生出很多不同的显型,通过定制显型就可以满足自己的需要。今天,可定制已经成为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最重要的一个卖点。如果一个人有足够多的程序、或有足够多的材料,他就可以通过像3D打印这样的技术制作各种各样有竞争力的产品。看完一部电影后,只要他允许你使用里面的形象,你就可以自己加工,变成送给你朋友、爸爸妈妈的礼物。


3.3 祛魅:新媒体与艺术作品幻化

        梦与艺术的关系非常密切,弗洛伊德说“艺术是白日梦”,他认为艺术是人生遗憾的一种弥补,艺术家通过艺术使自己的精神得到升华,尽管他说的本能不能包含所有的创作动机。其实艺术在人类历史上是有双重作用的,白日梦只是其中之一,艺术还有另一种作用,就是“祛魅”,即艺术的批判作用。艺术的批判作用在历史上也有过很多例子,比如美国废除奴隶制斗争就引发自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那部小说对奴隶制所作的批判唤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因此收到了这种效果。我们今天看到,留下的很多传世之作比如高尔基的《童年》这样的作品也是充满着批判精神,描写当时劳动人民的生活、对当时黑暗统治做了许多批判。所以并非所有艺术都是负责制造白日梦。艺术具有双重功效,它既能营造一种欢乐氛围让你轻松,但反过来也有社会批判。


        今天,到我们所处的时代,新媒体使我们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我们自我呈现的方式、为生活加点笑料的方式增加了很多,这使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愉快的色彩;但是反过来说,我们在网上可以看到同样有很多批判的作品,这种“造梦”与“祛梦”之间的对立统一始终贯彻在今天。关于批判的问题,主要讲到“宏大叙事”。大家有没有接触过后现代理论呢?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正在兴起红卫兵运动,西方人受中国人的影响在巴黎爆发了学生运动(可参考http://inews.ifeng.com/yidian/46874594/news.shtml——编者注),后来学生运动失败了。当时和学生一起并肩战斗的老师回到校园以后写了很多批判性的作品,营造了一种后现代主义的浪潮,影响了整个欧洲社会科学,一直影响到二十一世纪初。如果你和那些老师探讨有关后现代主义,他们会告诉你:曾经有一种运动,导致“宏大叙事”受到质疑。


        我们看西方社会,比如美国大选前前后后的变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其实和后现代理念有很大关系。后现代主义与现代主义是不一样的,现代主义是一个高度理性的时代,他们相信文艺复兴以后平等、博爱等美德是全人类的普适价值,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相信科学本身是创造的动力,也是保证历史和社会不断前进的动力;但是这些理想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遭到了非常大的冲击,也在20世纪发生的国际变动包括越南战争、学生运动等收到冲击,西方很多思想家便对所谓的“启蒙叙事”、“宏大叙事”产生了深刻的怀疑,他们甚至把这些都当成应当否定的对象,然后就出现了后现代主义思潮。中国在当时还没有达到西方所说的现代,但是后现代主义已经提前进入了。


        若在中国知网搜“后现代”,你会找到很多文章。自媒体关乎后现代研究的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叫做——众声喧哗。众声喧哗的意思就是你讲你的我讲我的,没有一个权威的叙事,没有一个舆论依据,但是你不要指望谁能说服谁。这种情况使社会凝聚力受到新的挑战。至于这个社会将来要走到哪里去,这个世界要怎么发展,在西方的艺术形态中,后现代已经被超越,现在已经是所谓的“后后现代”了,或是有更新的思潮出现,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从总体来看,全球化和逆全球化之间的对立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非常重要的矛盾,也是我们看待新媒体时不能忽视的问题。新媒体既使我们这个时代能够更方便地交流,但也很可能使我们这个时代更容易被撕裂。




        新媒体与艺术最终要怎么发展,将取决于人类的价值判断。这个时代,媒体只是一种工具,但是世界未来是掌握在人自身的手里的。运用什么工具、达到什么目标,这是我们作为人类本身的选择。因此我们既能看到我国领导人所发出的“人类共同命运体”的呼吁,也能看到许多对立的、不安定的状态,不确定是我们这个时代很重要的特征,也是我们看待新媒体时不能忽视的问题。


微信截图_20170306124424.png



本文整理自当天讲座录音

对该话题或黄鸣奋教授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关注

黄教授微信公众号“厦门游于艺”了解更多




后台:韦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