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有闻 > 查看内容

有·闻|音乐灵魂的伏笔

有·闻|音乐灵魂的伏笔
2017年4月19日晚19:00,一场别开生面的访谈在联兴楼一楼多功能厅举行。上海音乐学院黄蒙拉副教授接受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张乔希老师的访谈。本场访谈由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主任陈舒华教授主 ...

QQ图片20170422184725.jpg

2017年4月19日晚19:00,一场别开生面的访谈在联兴楼一楼多功能厅举行。上海音乐学院黄蒙拉副教授接受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张乔希老师的访谈。本场访谈由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主任陈舒华教授主持。

黄蒙拉副教授是DC环球唱片公司唯一签约的中国小提琴家。他曾于2002年荣获第49届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大赛金奖,并同时获得了这届比赛中的“帕格尼尼随想曲演奏奖”和“纪念马里奥罗明内里奖”。为纪念获奖15周年,从去年起黄老师在全国各地巡演帕格尼尼全套随想曲(共24首)。
访谈从黄蒙拉老师的学琴经历开始聊起。他的父亲虽是一名医生,但也喜欢音乐,他也受到了父亲的影响。同时,在那个年代,钢琴较为少见,而小提琴自身则具有着携带方便等优点,于是他便在四岁开始学习小提琴。黄老师坦承,他在自己烦躁、完不成要求、面对父亲脾气之时也曾想过砸琴甚至放弃,但由于锲而不舍的个性,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他从上音附小的自费生,变为上音附中年级第二的学生,最后又赴英、德深造。值得一提的是,在十六七岁之际,他父亲为他买下了他心仪的价值一万美金的小提琴。这在使他惊讶之余也极大地激励了他奋斗的脚步和将小提琴作为今生志业的想法。接着他第一次参加了国际比赛。他虽然未能入围决赛,并因此大哭一场,但他也相信,这只是一时得失,重要的是把握将来机会。

黄蒙拉老师分享了自己关于古典音乐的一些看法。他认为,中西方古典音乐界的不同点在于,西方古典音乐更能体现古典音乐产生发展的必然性和西方的精神气息与生活文化习惯。对于最近跨界古典与现代的一些做法,黄老师表示,他并不反对这样一种尝试,但是也持保守态度。在他看来,这种尝试在理论是难以被接受的,它会打乱古典音乐自身系统与体系的封闭性,改变它的纯粹性,因而在价值上也是未必值得的。他还指出,如果大众无法接受古典音乐,我们需要思考,这是大众的错误还是古典音乐的错误。不过他也提到,古典音乐需要一定的门槛,需要大众主动去接受接近聆听。

QQ图片20170422184722.jpg

而古典音乐者的责任,则是确保音乐会的数量和质量。人们在心智成熟以后,早先的儿歌等音乐样式在复杂程度上无法满足精神需求,这就存在着必然的发展趋向。古典音乐者就需要使大众在习惯流行音乐后继续往前走,实现审美的提升。他认为,不管是儿歌、古典音乐或流行音乐等,音乐表现的都是人类的共性,都是人性、感情和价值观。它们的不同在于程度上,例如创作者的手法、乐曲的复杂程度、对于人性理解的深度等等。

黄蒙拉老师透露了自己工作狂的一面。他把小提琴当成自己最大的兴趣爱好,每天都坚持投入大量时间练琴。他对所涉及的音乐家都有充分的了解,其中帕格尼尼的“魔鬼”形象便存在于他的脑中。他认为,对小提琴贡献十分巨大,特别是在技术因素与音乐内容的方面。某种意义上来说,帕格尼尼就像是穿越的作曲家一样神奇。而我们对帕格尼尼等音乐家作品的一次次演奏,不是在讲述新的故事,而是在进行不同的演绎。毕竟,这些经过历史检验的经典之作,值得我们永远缅怀,也不会让我们失望或厌烦。这种古典音乐不可能给我们带来快速的回报,而是在真正需要的时候才能展现美。

QQ图片20170422184706.jpg

黄老师接着以勃拉姆斯为例.他认为,勃拉姆斯的音乐可以让听众想象背后的画面和细节,从而自己架构故事,产生共鸣。人们不要像喜欢甜食一样只习惯于顺耳的旋律,而需要去适应一些不那么直白、不那么舒服的曲子。勃拉姆斯的音乐便是这方面的代表。他着重于寻找力量,在曲中充满了酝酿和之后的强大。陈舒华老师指出,人们往往会在不同的时间段在不同的作曲家之间徘徊。

在欣赏了黄老师早年在法兰西音乐会上的精彩演出之后,本场访谈进入了互动环节。黄老师表示,音乐使自己具有良好的心态去应对人生。同时,在他看来,音乐就是他的兔子,其它一些东西则是鹿。鹿对他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努力追求兔子;抓兔子的结果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抓兔子的过程。关于音乐鉴赏问题,他认为,我们不应局限于别人加的标签,以致失去自己想象的翅膀,而应将其作为参考,并由此入门。不过他也赞同适度的模仿并将其视为最短时间内掌握音乐的窍门。他表示,音乐是一种形而上之道,不在乐器,而在人心,在那一份匠人精雕细琢的味道。他也就当前古典音乐的发展态势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文:林东蔚


图片5.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