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温故 > 查看内容

温·故 | 跨界·对话——人性迷思

温·故 | 跨界·对话——人性迷思
跨界·对话人性迷思黄合水黄合水老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系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本期主持:邹振东教授跨界  我今天要讲的是人性迷思,在27年前我生了一场大病,住院了。 ...
跨界·对话
人性迷思
黄合水

黄合水老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系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本期主持:邹振东教授


跨界


  我今天要讲的是人性迷思,在27年前我生了一场大病,住院了。住院就像是人生的闭关,一直躺在病床上昏昏欲睡,再到后来不知道干什么,就思考人生问题,病好之后,我觉得我豁然开朗。人生不应该自卑、郁郁寡欢,而要快乐。

  我本科是学习心理学的,硕士也是,博士也是。从我生病好之后,我开始思考人性的问题,到现在我有了一点想法,想要表达一下,所以来到这里跟大家聊聊。

  首先有一些问题需要思考。如果有人时时刻刻都在看手机,那么这个人应该处在一个怎样的状态?是忙碌还是无聊?如果完全取缔媒体行业,人们是不是就会缺少很多乐趣?现在很多人都有拒绝无聊的需求。

  人性到底是善还是恶?我认为人性既不善良也不邪恶,善恶非人之本,而是后天演化。人们所表现的善恶,是有根源的。人吃人的现象到底是善还是恶?在几十年之前,人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出现吃人的情况,这种是不是恶?赠人衣物和食物是善还是恶?当人有足够的衣物和食物的时候才赠人东西,这到底是不是善?

  人生的基本问题是什么?如果你想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你会选择比较短的路还是比较长比较曲折的路?但是如果你想从生到死,你又会怎样选择?人们为什么会选择长的人生?通俗的回答就是人们都不想死,想活着。


  人想要活着就需要做到维衡,即维持生命元素的基本平衡;避害,即避免灾害;度闲,即度过闲暇的时光。从主体的角度来说,人有生理、安全、感动需求,和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差不多,但是我所说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的重要性是一样的。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从基础到高级依次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和归属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后三种需求都是建立在生理、安全、感动需求的基础上的,爱的需求是实现我所说的三大需求的方式,比如母爱,母亲通过自己的方式满足孩子生理、安全和感动需求;归属需求,即每个人都需要有归属,特别是家庭,拥有一个归属来满足自己的生理、安全和感动需求;尊重需求,即需要别人为你的三大需求提供支持;自我实现需求就是自我的行动超越了生理需求,就像神仙,没有基本的生理需求,而能完全满足自我实现需求。

  我认为三大产业也可以大致对应三大需求。农业对应生理需求,农业为人们提供生理需求的物质,如果将交通线切断,中国大城市将受到很大的影响,因为他们失去了农产品的支持。第二产业即工业对应安全需求,工业在刚开始时,是制造工具与野兽搏斗,满足自我的安全需求。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对应感动需求,服务业能为人们提供度闲的方式。

  三大需求又可以对应维衡、避害和度闲。人能得到满足的层次越高,人的生活水平就越高。所以用花在“维衡”“避害”“度闲”上的时间的比例可以将人的状态进行划分。


  社会相对稳定,不用花时间在避害上,但是需要花时间在维衡上,这是一种“匮乏”的状态;如果像过去的奴隶,需要花大量时间在避害和维衡上,这是一种“疲劳”的状态;如果出现战争,生理需求得不到保障同时需要避害,这是一种“恐惧”的状态;像乱世里的富人一样,生理需求没问题,但是不安全,不知如何度闲,这是一种“心慌”的状态;在生理和安全需求上都能得到满足,花很多时间在度闲上,这是一种“悠闲”的状态。

  而现在的人更多的是追求金钱、权力,但是这些都不是根本,就像是树的树叶一样,这些都是三大需求演化而来的。社会以金钱、权力、荣誉来衡量人,得到很多的钱,就成为了企业家;得到了权力,就成为了政治家;得到了荣誉,就成为了科学家和艺术家;为他人奉献一生,就成为了慈善家。你可能成为企业家、政治家、科学家、艺术家、慈善家,但是当你生病了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又一切回到本源。所以最根本的是生理、安全和感动需求这三大需求。


对话

学生:老师好,您对人类社会身份有一些分类,但是哲学家,即那些将生活思考得特别透彻的人,您是怎么样分类的?这一类人的根源是在哪里?

黄合水:这类人起码在生理和安全需求上都没有担忧,这类人更像是马斯洛理论中的追求自我需求层面的人。这种人相当于一种特殊的极端状态,是属于少数人。

学生:老师好,您在定义善的时候,我认为一般善行在有一定目的的时候就是伪善,但是真正的善动机应该是单纯的,换一种叙述方法,如果行善的人在设身处地地行善,那就可以算是真善。那您是怎样看待真善和伪善的?

黄合水:我认为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有一定目的的,就算是父母的善都没有到完全不求回报的,我认为并不存在完全纯粹的善。即使是紧急情况下的行为都是有目的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生活圈,生活在社会的圈子中,人们会形成一定的思维模式,有一定的行为目的。人类在社会上生存必须结成同盟,就算是家庭也是一个同盟。虽然这么说,真正纯粹的善不存在,但是很多善行还是值得鼓励而且是可以理解的,比如父母对子女的赡养的期待。

学生:老师您好,您能解读一下孤独的状态吗?

黄合水:所谓孤独,一般来说,当你满足了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之后,你就会感觉到孤独。当你在行动、在解决问题的时候,就不会孤独。

邹振东:从传播学上看,当你有传播的欲望但是不能的时候,你就孤独了。

学生:老师您好,我认为这堂课更像是一个哲学课,哲学和宗教总是有关联的,您是怎样看待宗教信仰的?

黄合水:“信其有不信其无”,上帝在你心中,你觉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这取决于你。但是我认为人要有信仰,有宗教信仰是可以的。你要有信仰,有一定的坚持,你就生活得很好。

邹振东:黄教授今天是从对死亡的角追问开始的,老庄将生死界线模糊,李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后来又有“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50年代有雷锋“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革命中”,都在解决死亡问题。黄教授您是怎样理解死亡的?

黄合水:我认为人并不是怕死,而是害怕死亡之前的痛苦。造物主为我们造出痛觉,人们就会畏惧这种痛苦,人并不是怕死,而是怕痛。现在医学进步了,大家会感觉宽慰一点,人到了一定的年龄都会害怕,害怕痛苦。

邹振东:所以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感,就像女生需要的不是安全,而是安全感。

邹振东:人生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我们来解释和阐释,黄教授接下来有闲暇的时间,他会继续给我们更加精彩、更加满意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