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栏目 > 师说 > 查看内容

师·说丨跨界·对话——启蒙运动的多重面向

师·说丨跨界·对话——启蒙运动的多重面向
陷入暮色中的战场启蒙运动周宁老师在开始讲到:有人说,启蒙运动是陷入暮色中的战场,远处看去旌旗招展,非常热闹,但是就近,人们经常不辨敌我,打作一团。而启蒙运动,这场陷入暮色的战场,虽然人们经常不分敌我, ...
陷入暮色中的战场
启蒙运动
周宁老师在开始讲到:有人说,启蒙运动是陷入暮色中的战场,远处看去旌旗招展,非常热闹,但是就近,人们经常不辨敌我,打作一团。而启蒙运动,这场陷入暮色的战场,虽然人们经常不分敌我,但是好在人们不是相互伤害,而是相互讨论问题,并不是找到告密者,然后陷害他人,而是找到不同意见者然后讨论问题,这是我们现在讨论启蒙运动的一个新尺度。

这场跨界对话,周宁老师和盛嘉老师从启蒙运动开始,为我们解读了生活,特别是大学生活中的,多种可能性。一场精彩的对话为我们展示了大学应该有的真正魅力。


周宁
我之前也问过这个问题:如果你愿意再生,你愿意再生在哪个年代?我的回答是我愿意生活在18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欧洲。因为这个年代是我感到人性最舒展的时候,是感到人具有无限可能性的时候当时这个时代也很混乱,正是在这种混乱中,人能获得一种激励,想象力特别丰富,行动力也特别迅疾。而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生活是非常沉闷的,我们的可能性太少,我们读教材,根据教材考试,整个学习过程就是消灭我们想象力和可能性的过程。

一个社会的可贵在于它可以给予我们可能性:一个人可以革命,革命以后可以突然放弃革命回老家,过庄园式生活,而不是必须在革命中获得你的既得利益。这才是自由。但是对于我们今天来说,我们好像是排着队生活一样,我们的路线好像被设定好的,没有选择性,只能在这条路上行走,这是最可悲的事情。讨论启蒙运动时候的欧洲和美国,给了我们一个大时代的图景,但是大时代又不是席卷所有人的,而是给个体提供了多种可能的选择性,这是最让我感觉到诱惑的,所以我愿意再生在18世纪50至80年代。当我们在讲述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时,并不是限于这个时代的一种可能,而是这个时代有多重生活的选择。
盛嘉

我觉得对于大学的老师来说,在一个大学需要有几位能够分享价值、能很好的进行基本问题讨论的老师,我认为周老师是一个真正的人文主义者。我们现在的通识教育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实验,你如果对美国大学的发展有一定的了解,你会知道通识教育的重要性,哈佛大学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哈佛就是因为哈佛的校长查理·艾略特通过改变curriculum,将哈佛从college变成一个real university。我们这门课程不需要点名,我觉得通过点名来留住学生只能体现课程的压制性。教育是不能采取这种方式的,如果我们社会上、政治上选择很少,那我们起码需要在课程选择上拥有自由,所以我觉得周老师开的通识课程十分有价值。


看美国著名大学的课程,这些大学每年8月份开学的时候就会公布它的课表,哈佛大学的课程表大概有500多页,耶鲁大学大概有四五百页,他们每年都会有新的课程,这么多的课程就代表了大学的活力,美国的大学在80年代就讨论过大学多元化的问题,对于western civilization的改变,倡导western civilization也要包括minority,当然也有反对的,有人调侃“研究非洲纳米比亚的厕所对我们没什么作用”。


课程越多元化,学生的选择越多,大学就越富有活力,这样社会也就有了活力,如果大学没有活力,这个社会也是没有希望的。周老师希望活在50至80年代,那个年代是混乱、荒谬的,但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也是可以做一些事的,比如现在的通识课程,我就希望大家能积极参与通识课程。
周宁
我们现在通识教育课程受到这么多同学的欢迎我很高兴,高兴的程度好不亚于开了一个很好的课题。有看到这么多同学坐在这里,我就知道有这么多同学内心是向往自由的,向往自由的知识和见解,内心有广博的见识。我们现在的大学有很多是中学的延续,中学课程有系统的教案,大学也是。我们通识课就是要打破这种延续,让大家看到什么是自由的思想,让大家培养想象力和判断力的课程。看到大家这么踊跃的参与课程,我由衷的感到高兴。我们请到不同的老师,从不同的角度来讲不同的课程,我不希望通过一门课给大家一个系统的知识,大家记完笔记回去考试,我更希望我们能有一门课让大家变得跟过去不一样,能变得有自己的头脑、自己的思考、自己的价值判断,这才是我们通识课的目的。
盛嘉
在我们这个大学,图书馆的图书是你们很好的资源,有关启蒙的书,英文的中文的,有绝大多数的英文书籍也翻译成了中文,但是那些书躺在那里,你可以去看,改变社会的知识就躺在那里,你要有激情有愿望这些找来、去读,要给自己比较高的要求。人文学院的特点是不能给你技巧,但是我们能从基本的层面上改变你,我们的课程向大家提供了一个环境,这个改变也需要你自己来实现。我希望你们对自己的生活的能有一个规划,特别是intellectual life,一个值得怀念的intellectual life从阅读开始。

启蒙时代的人,不管是上层中层下层的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能够对他们的生存状态(human condition)能有很切实的把握,他们不管在怎样的环境他们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现在我们是很被动的,很多同学希望把自己应该怎么做这个问题来问老师,这其实应该属于你们自己的思考和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