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新 | 吾·问 | 林丹娅:在节日中体现今日青年之社会责任与时代使命之担当

000

问题一



老师您好,最近几年大学校园里出现了“反三七过三八”的声音,请问您是如何看待“女生节”的呢?


答:我想主要要看“女生节”所指何意,过得是什么。五四时期就有“现代女学生”的提法,以区别传统家庭妇女,但值得比较的是,当年的“现代女学生”最“现代”的言行之一即是积极倡导并投身到“妇女解放”中去。如果过“女生节”的男女生们也能在节日中体现今日青年之社会责任与时代使命之担当,过“三七”或“三八”或其它的什么日子,于社会于个体生命相信都会是有意义的。

问题二



许多女作家的文学作品带有鲜明的女性意识,但她们常常否认自己是女性主义者,或表示自己在创作过程中从未考虑过性别写作,还有人说优秀写作者都是雌雄同体的,请问林老师对上述现象和观点有何看法?


答:作者自己说的话,有时可以当论据,有时不能当论据,具体情况要从研究者解读其具体的文本出发,并结合具体的语境与情境推理判断,当然这也取决于解读者对其文本解读和语境研究的程度与水平。对一个作家来说,说自己是的未必是,说自己不是的未必不是。因为作家创作有可能主义先行,但更有可能的天赋是感受先行。英美“新批评派”的韦尔兹利等曾在其《意图误置》里说的明白,作者意图并非全然能在其作品中得到体现,甚至还不是一回事,反之亦然。至于优秀的写作者是什么云云,还是要看“说”的人能提供出什么样的科学论证来,看看有否足够的说服力吧。

问题三


丹娅老师您好!我想了解一下您的阅读习惯,创作素材积累的方法,以及对于在创作过程中保持写作热情的个人经验总结之类的? (因为我经常会在有灵感时有写作的欲望,但一时的兴奋后就坚持不下去了)


答:呵呵,这也是我的软肋。所以建议向包括钱钟书、傅雷、王安忆、残雪等人在内的作家们学习。之所以提出他们几位,是因为他们最为典型。他们都曾表述过自己的写作状态,写作是日常生活的方式,是一种习惯。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坐下来,有写600字的,有写1000字的,持之以恒,著作等身哈。不过,我少时曾抄过一段外国作家的话,可引为经验—我去找找看—嘿,找到了,居然是高尔基的:“人的天赋就象火花,它既可以熄灭,也可以燃烧。而逼使它燃烧成熊熊大火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劳动,再劳动。”把天赋换成你的灵感,把劳动换成你的写作。把保持换成逼迫。或者换成列宾的说法:所谓灵感就是“顽强地劳动而获得的奖赏。”总之,逼自己吧,把自己逼成习惯就坚持下去了哈。


本条推送中

被林老师回答问题的幸运儿们

将获得林老师签名的《书写之辩》 

被抽到的同学请联系后台领取

排版 | 卢秉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