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通识活动 > 有·闻 > 正文
有·闻 | 《跨界·对话》第十五讲(总第97讲):行为活动与健康
文章出处: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24日 访问次数:

12月16日晚,核心通识课程《跨界·对话》邀请到了厦门大学体育教学部助理教授黄浩洁老师,为同学们带来主题为《行为活动与健康》的讲座。

本场讲座由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主任、人文学院副院长李晓红老师主持。讲座正式开始前,李晓红老师对黄浩洁老师的学术成就进行了简单介绍,并对当前大学生的身体健康状况进行了分析,李晓红老师认为,增强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对于同学们的身心健康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李晓红老师正在主持讲座

讲座伊始,黄浩洁老师提出了“什么是健康”的问题。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虚弱,而且是身体、心理和社会适应的完好状态,它包括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的良好状态。身体健康表现为体格健壮、身体各器官功能良好,心理健康指能够正确评价自己,应对处理生活中的压力、能正常工作、对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社会适应的完好状态是指人在环境、社会及人际交往中的均衡与协调[1]。

当前,对于人类生命健康构成最大威胁的疾病是中风,而不健康的饮食是造成中风的主要原因之一[2,3]。由此可见,健康的生活习惯对于人类的生命健康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人类进化的重要标志之一是人类直立行走的实现,但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及生活模式的改变,久坐成为了现代人主要的生活方式,现代人身体活动水平明显下降。据黄浩洁老师介绍,美国久坐行为研究网络对久坐行为所下的定义为“以坐姿或斜躺时能量消耗小于等于1.5METs为特征的任何清醒行为”,常见的久坐行为包括工作、学习时的姿态,以及看电视、使用计算机、驾驶、阅读、书写、玩棋牌游戏等[4]。久坐对于人体具有一系列危害,包括导致脊柱生理弯曲改变、脊柱前凸增加出现“富贵包”、肩膀向前内扣、胸椎后凸增加、臀大肌松弛等,保持久坐习惯20年后,人会驼背、双眼红肿、皮肤蜡黄[5]。不仅如此,久坐在一定程度上等于易早死,根据WTO曾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每年有200多万人的死亡与久坐有关,久坐一小时的危害等于抽两根烟,减寿22分钟。久坐还会增加患病风险,包括增加患癌风险、心脑疾病风险、糖尿病风险等[6]。

那么如何减少久坐伤害呢?黄浩洁老师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点建议是不久坐,每三十分钟起来动一次、采用坐站交替式工作模式都是避免久坐的良好方法;第二点建议是好好坐,人的坐姿应保持三个90度,包括手臂与躯干之间形成90度、躯干与大腿之间形成90度、大腿与小腿之间形成90度。第三点建议就是动起来,每天30-40分钟的中到高强度运动可以抵消10小时久坐带来的负面影响。

熬夜是当代年轻人的不良习惯之一,黄浩洁老师指出,长期熬夜对于人体具有非常巨大的危害。首先,长期熬夜会使得人体的基因发生改变,还会使人中风的风险增加15%、感冒风险增加3倍、心脏病危险增加48%、使人变胖、变丑、变傻、抑郁乃至猝死[7]。

黄浩洁老师正在介绍熬夜的危害

一天到底睡几个小时才健康呢?美国国家睡眠基金会给出的睡眠时间建议为,青年人每天的睡眠时长应达到7-9个小时,而最佳入睡时间是21-22点。其实,睡眠是生物钟的表现形式其实,睡眠是生物钟的表现形式,在不同阶段,生物钟可以帮助人体调理身体健康,是大脑进行自我保护的现象。

黄浩洁老师指出,高糖高脂饮食也是影响人体健康的重要因素。大量数据表明,糖摄入多了就会导致“坏胆固醇”和甘油三酯水平升高,招来糖尿病。高糖高脂饮食会导致糖尿病、脂肪肝以及动脉粥样硬化等疾病,还会加速人体衰老。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成年人每天糖摄入量应控制在当日摄入总能量的5%,人们还应通过吃够蔬菜[8]、一日三餐按时按量吃好、多运动[9]等方法远离“高糖”危险。

在互动环节中,同学们纷纷踊跃提问,就自己的健康问题向黄浩洁老师进行了提问。黄浩洁老师指出,对于同学们而言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是十分重要的,少熬夜、多运动能让同学们保持更好的学习状态和生活状态。对于熬夜问题,黄浩洁老师认为如果同学们实在无法做到在21-22点入睡,则至少应保持每日七小时的睡眠时间。

同学们正在与黄浩洁老师互动

讲座最后,李晓红老师为黄浩洁老师送上感谢状,感谢他为同学们带来了精彩的讲座。

李晓红老师为黄浩洁老师送上感谢状

《跨界·对话》作为厦门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推出的精品课程,旨在与各学科进行对话,由此引发新的学术思考、开拓学生视野。之后,《跨界·对话》将继续邀请各界名师开设讲座,敬请期待!                            

 

参考文献

[1]WHO Global action plan on physicalactivity 2018–2030: more active people for a healthier world.World HealthOrganization, Geneva2018

[2]Maigeng Zhou, Haidong Wang, etal..Mortality, morbidity,and risk factors in China and its provinces,1990-2017:a systematic analysis 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J].The Lancet,2019, 06.

[3]Valery , F. Global, Regional, andCountry-Specific Lifetime Risks of Stroke, 1990 and 2016[J]. The New EnglandJournal of Medicine, 2018,379: 2429-2437.

[4]Gibbs BB, Hergenroeder AL, Katzmarzyk PT,et al. Definition, measurement, and health risks associated with sedentarybehavior[J]. Med Sci Sports. 2015;47(6):1295–300.

[5]Patel, Alpa, V, et al. Prolonged LeisureTime Spent Sitting in Relation to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in a Large USCohort[J].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2018, 187(10):2151-2158.

[6]Ekelund U, Tarp J, Fagerland MW, et al.Joint associations of accelero-meter measured physical activity and sedentarytime with all-cause mortality: a harmonised meta-analysis in more than 44 000middle-aged and older individuals[J].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2020;54:1499-1506.

[7]Unyu C, Alexander B H, Geoffrey B W etal. Unraveling why we sleep: Quantitative analysis reveals abrupt transitionfrom neural reorganization to repair in early development[J]. Science Advances.2020,38:eaba0398.

[8]WHO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the United Nations Driving commitment for nutrition within the UN decade ofaction on nutrition: policy brief (WHO/NMH/NHD/17.1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eneva2018

[9]Lee IM, Shiroma EJ, Lobelo F, Puska P,Blair SN, Katzmarzyk PT. Lancet Physical Activity Series Working Group. Effectof physical inactivity on major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worldwide: ananalysis of burden of disease and life expectancy[J]. Lancet.2012;380(9838):219–29.

 

编辑|丁林未

排版|丁林未

校对|肖薇

Top